91苍先生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古典 > 【舰C同人 镇守府之夜】(01 沉睡的第六驱逐队)

【舰C同人 镇守府之夜】(01 沉睡的第六驱逐队)


  心跳。
  历经过那么多次战斗的我,此时感到心脏在胸腔怦怦直跳。我不是一个容易
紧张的舰娘,哪怕是成群的深海栖舰在我身边张牙舞爪,我也没有这么紧张过。
  也许因为我是长门吧……
  我戴着手套的手瑟瑟发抖,差点把柳橙汁倒在陆奥送我的桌布上。一二三四
五,我为了缓解紧张数起了面前的玻璃杯,每杯三分之二处,完美!
  我把即将属于我的那一杯推到一边,其余四只杯子排成一排,很可爱。但不
管怎么可爱,都比不上我身后……
  「长门姐,还没好吗?」天使一样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
  「晓酱,这样很不礼貌呢。」另一位天使平静地提醒道。
  「好香的蛋糕啊,真想和长门姐学会,哪天给提督做了吃。」第三位天使说。
  「哈哇哇哇,雷酱你的鼻子要沾到奶油了的说。」最可爱、温柔的声音来自
第四位天使,「不要着急的说,等长门姐弄好再碰。」
  「抱歉抱歉,」我回过头微笑着说,「马上就好。」
  并排坐在我屋子沙发上的四位驱逐舰,同属第六驱逐队的晓、响、雷还有最
可爱的电都对我露出了天使一样的微笑。啊,我真幸福,如果时间能定格在这一
刻就好了。我长门真想尽情地享受她们的笑容,这是我的宝物,如果……
  ……如果不是接下来的宝物更吸引我,我就不会这么干了。
  我的手从菊纹腰带里掏出了小纸包,它来自明石那里。这个老实巴交的修理
舰没有想到我对她撒了谎,她把纸包交给我的时候还叮嘱我说小心存放,不要被
驱逐舰误食了,却不知道我要这个就是为了给驱逐舰准备的。
  一人一片,这是我另外朝夕张问来的驱逐舰最大安全剂量。我还特意事先把
片剂碾成了粉末,手指弹四下,白色的粉末在果汁里化开。我的心脏一阵狂跳,
生怕那四位天使发觉这里的异样,不过侧耳听听,她们还在开心地谈笑,我这才
长舒了一口气,把五杯果汁摆上了餐盘。
  「果汁来喽。」我笑容可掬地把盘子端了上去,如果她们仔细看我,恐怕会
发现我的笑容有点僵,但是谢天谢地,她们只是可爱的孩子,一见到果汁就像欢
快的小鸟一样在沙发上弹起。
  「谢谢您的说,长门姐。」电酱开心地说,「我们都很感谢您的说。」
  「哪里哪里,下水日一年只有一次,是我们舰娘的生日。」我压抑着紧张的
心,尽量露出平常那样的表情,「你们第六驱逐队平日里工作认真,战斗勇敢,
我作为秘书舰,为电酱庆祝生日也是应当的嘛。」
  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我的心里还是紧张得要命。我只好用手指用力戳着自己
肚脐,来缓解胸腔里剧烈的心跳……要是这件事被陆奥或者提督知道了……
  「来,我们给电酱唱生日歌吧。」雷酱提议道,一边给蛋糕点起蜡烛。
  于是我和她们一起拍手唱起了歌,和她们天使一样的稚嫩声音相比,我的声
音显得又粗又难听,但她们还是对着我拍手欢笑,咯咯咯如同可爱的小鸟。啊,
如果不是我另有目的,这一刻应该是我最快乐的时候。
  不过,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绝对会比和天使们一起歌唱更快乐。
  电酱吹完蜡烛之后,我拿起塑料刀,把自己烤的蛋糕切开。说实话,为了这
个美味的蛋糕我可是着实费了力气,还求陆奥帮了不少忙。我把蛋糕分给这四个
孩子,看着她们快乐的表情,我的心真是像品尝蜂蜜一样甜美。
  「先别喝果汁,会把你的小肚子填得鼓鼓的哦,那样就吃不下蛋糕了。」我
看到晓酱拿起杯子想喝,便赶紧阻止了她。我的话是对的,但目的却不完全是为
了让她们把蛋糕吃完……如果她们四个有人先喝的话,恐怕我会露馅。
  甜品对小孩子来说是真正的宝物,不过片刻,她们就把蛋糕分吃完了。陆奥
说的很对,与其做一个大蛋糕,莫不如一个大小适中的蛋糕更合适。
  「好吃吗?」我把自己的脸堆满了笑容。
  「非常美味的说。」最可爱的电酱笑眯眯地说,「长门姐的厨艺真好的说。」
  「就是有点噎,」雷酱指着腮帮子鼓鼓的晓酱,「你看晓都成这个样子了。」
  「哈啦休。」响酱的话虽然短,但是脸上也带着满足的笑容。
  「来喝果汁吧。」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要发抖,端起了我自己那杯柳橙汁,
「来,我们一起喝一大口,干杯!」
  咕咕咕,对我毫无戒心的驱逐舰们,就这样把果汁三口两口地喝了下去。
  「想喝的话还有哦。」我压抑着自己激动的心,拿起了果汁瓶子,「还有糖
和巧克力,想吃多少都可以,是刚刚从间宫那里买来的。」
  她们高兴地答应了,毕竟间宫的糖果每个驱逐舰都喜欢得不得了……当然我
长门也喜欢,我把自己的糖罐子倒了个底朝天,把里面的甜食都铺在了桌子上。
  她们开心地挑拣着我的糖,一边吃一边笑。我给自己又倒了一杯果汁,坐在
椅子上幸福地看着……但心里却估计着时间,明石的东西到底是瞬间起效还是如
何呀……我的手指在我的肚皮上划来划去,掩饰着自己的那一丝焦急。
  四位驱逐舰的声音轻柔而悦耳,快乐的笑声也像银铃一样。有那么几秒,我
真的有些后悔了……真的要这么做吗,我可是提督的秘书舰……她们信赖的舰娘。
  突然,晓酱打了一个大哈欠,她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唔……怎么回
事……晓有点困……不对啊……昨天晚上川内姐明明没来闹……」
  其他三人还没有察觉她的异样,晓酱微微地转头,我看到了她的眼睛眨了一
下,眼白就向上翻起,然后像断线木偶一样瘫软在了沙发上。
  「咦,晓酱怎么了?」最先发现的是雷酱,她站起身来,响酱和电酱都一头
雾水地看着她,「哎呀,晓酱你怎么睡着啦?」
  「嘶……」只见晓酱的脑袋歪到了一边,双目紧闭,鼻翼轻轻翕动,一缕晶
莹的口水从她的小嘴巴的嘴角流出,但表情却十分平静。
  「喂,」响酱轻轻地推她,「晓,醒醒,别在这里睡觉啊。」
  但是晓酱睡得很沉,响酱只好用力拉了几下她的胳膊,结果晓酱顺着她的力
气倒下,正好枕在了响酱的黑丝袜和短裙之间的大腿上。
  「啊……」就连一直以沉稳之态示人的响酱也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没等她再
做什么,我就看到她的眼皮也开始打架了。响酱有些错愕地想甩头清醒一下,但
是睡意却把她向温柔乡拖去,不过几秒钟,白发的驱逐舰便投降了,她的头软绵
绵地垂下,嘴唇之间也发出了轻轻的鼾声。
  「呀,怎么响酱也睡着了?」雷酱伸出手想要去拍响酱的肩膀,但下一秒却
却捂在了自己打哈欠的嘴上,「怎么回事……呵……雷也好想睡……呵……」
  雷酱一个踉跄,随着口中「哦」地一声呻吟,便直挺挺地向后倒下了。
  「哈哇哇哇!」电酱急忙抱住倒下的雷酱。雷酱靠在电酱的怀抱里,头向后
无力地仰着,一张小嘴半张着,发出了轻轻的呼吸声。
  「长门姐!」电酱支撑着雷酱,但我听到她的声音也开始变得绵软无力,
「快帮帮我的说……雷酱……雷酱好重……电没有力气了的说……长门姐……」
  扑通,电酱抱着雷酱一齐倒在了沙发上。她的一只手啪嗒一下垂到了地板上,
眼睛合上,也陷入了深沉的睡眠之中。
  好耶!我从椅子上弹起,带着手套的手兴奋地搓个不停:我长门终于成功了!
  眼前的图景对我来说简直宛如天堂:四位美丽可爱的天使在我的沙发上沉睡
着:晓酱枕在响酱的大腿上,响酱自己安静地垂着头,雷酱摊开双手仰躺在电酱
的胸口,电酱一只手搂着雷酱,头枕在沙发的扶手上,一只手垂到地上。四张小
嘴发出着均匀而轻微的呼吸声,不时夹杂着娇弱的梦中呻吟,四张稚嫩而饱满的
萝莉脸颊平静而安详,布满了浅浅的笑意和红晕。这副绝景让我的心脏狂跳不止,
我拼命地呼吸,把脸凑到她们之前,贪婪地嗅闻着驱逐舰们的萝莉体香。
  「太妙了,这真的太妙了……」我禁不住把手伸进了自己的裙下,隔着胖次
抚慰起自己来,「啊……啊……第六驱逐队……真的是天使啊……」
  可能是因为太兴奋的缘故,手指才摸了两下,胖次就湿了一小块。
  「不行……」我急忙用力拍了拍脸,让自己冷静下来,「可爱的天使就在眼
前,怎么能自己玩起自己来呢……呼……长门……冷静……」
  深吸了几口气,我总算把呼吸调匀了。站起身来,我把桌子推到一边,双手
叉腰站在四位沉睡的天使面前,思索起来:「嗯,首先玩什么好呢……」
  我毕竟是提督信赖的秘书舰,玩弄天使和殴打深海栖舰应该没有什么两样。
  「既然如此……首先来玩猜猜看吧!」我把手一拍,「猜天使的内衣!」
  晓酱一直自称成熟的女士,内衣准是充满大人气息的蕾丝吧;响一直都很稳
重,应该是普通的蓝白碗;雷酱热情而懂事,我想是适合运动的朴素棉布风格;
至于可爱的电酱,甜得像蜂蜜一样的她,一定是彩色的卡通内衣吧。
  身为镇守府第一萝莉爱好者,我长门的判断是否合格呢?
  「开奖时间到!」我呵呵笑着,声音听着连自己都觉得奇怪,「下面就由我
秘书舰长门来揭示真相吧!从……晓酱开始!」
  我的手高兴得直发抖,但还是尽量平稳地掀开了晓酱的短裙,不出我所料,
下面是女人味十足的黑色蕾丝胖次,包裹在她的黑丝裤袜里面。虽然胖次女人味
十足,但是穿在晓这样的孩子身上却让她更加可爱了。我把手向上移动,再从腰
部拉起她的水手服,却看到她居然还带着黑色的无带蕾丝文胸——奇怪啊,她的
胸怎么可能撑得起来嘛?我用力按了按她的文胸,里面滚出来一个不大的布袋,
仔细捏捏,里面原来是海边的细沙,这个可爱的晓酱,居然给自己做了简易胸垫。
  「喔,你真是逞强啊,晓酱。」我一面说,一面温柔地给她解开背后的搭扣,
把文胸卸下,「小孩子就戴文胸,还加上胸垫,以后这里可会长不大的哟。」
  是卸下之后舒服了吗,晓酱轻轻地吧嗒了两下嘴巴,头和响酱贴得更紧了。
  「那么……接下来是响酱……」我把鼻子贴在晓酱的文胸上,深深地吸着她
的甜味,手指伸到响酱的身后,贴着她的小屁股拉起她的短裙。
  「满分!」响酱果然穿着普普通通的蓝白碗,紧绷而有弹性,包裹着她鼓鼓
的臀部。我用手指勾住她的胖次上边,轻轻下拉,才拉到一半,两团光滑的白皙
皮肉就跳了出来,我开心地把手指一次次按进晓酱屁股上的肉里,让那紧致的肌
肉一遍遍地弹起,看得我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又玩了几下,我决定就让响酱的蓝白碗保持在这种半脱的状态。然后我又从
背后掀开响酱的上衣,出乎意料,里面居然是一件和胖次相似的蓝白相间的海魂
小背心。我知道响酱喜欢俄罗斯,但没想到她居然还身穿着这么一件衣服。于是
我把这件背心也从下面拉高,让响酱的腰腹都尽量地袒露出来。她的皮肤真白啊,
虽然是日本的舰娘,但是和真正的俄罗斯人一样,皮肤就像雪一样洁净,特别是
肚皮又光又滑,泛着可爱的嫩粉色,就像雪的妖精一样美丽。我不禁用手指探进
她小小的肚脐里搅动,再送回口中品尝,不仅毫无异味,而且感觉又香又甜。可
是响酱却无法表示抗议,她只能发出苦闷的唔唔声,这让我更加兴奋。
  我用手指将从嘴里带出的口水均匀地在响酱的肚脐周围,这才又转向雷酱。
她的内衣会和我猜的一样吗?我迫不及待地用手掀开裙子,没错,是粉白色的朴
素胖次,上面还有一个小小的蝴蝶结。哈哈,我果然是对的!雷酱一直都很努力,
给提督帮了不少忙,也安慰过他很多次,不知道这安慰包不包括给提督看胖次呢?
嘻嘻,我禁不住乐出声来,不管提督看没看过,反正我长门现在看得清楚极了。
凑近、再凑近,我最后索性把鼻子贴在雷酱的胖次上,专心地嗅着她股间的香味,
又酸又甜,就像黑巧克力在嘴里融化之后的味道。啊,太棒了,这种待遇只怕提
督都享受不到。嗅到兴起的我索性拉住雷酱的裙子两端,一把把它连同胖次一齐
直拉到她的脚踝,然后把鼻子直接贴在雷酱的两股间,尽情地享受着香味。
  对了,还有上衣。我放开雷酱的下身,又掀开了雷酱的水手服。哈哈,里面
是真空的,只有雷酱柔嫩的肌肤,还有樱色的可爱尖端。看到了这个的我实在是
忍不住了,伸出了舌头,用舌尖尽情地舔舐雷酱的尖端,用口水在上面一圈一圈
地画着圆,然后顺着她腹部的中线一直舔到肚脐,将舌尖插在里面几秒,又向下
一直舔到她的双腿之间。好吃,太好吃了,这是雷酱的味道。我想起了她每天坚
强地抱着远征物资在走廊努力前进的样子,真可爱!这更激发了我的欲望,我从
上到下,一次又一次,口水把她的胸口和腹部涂得闪闪发亮。
  「谢谢你,雷酱,我替提督谢谢你,替提督奖励你……啊……啊……吸溜…
…」我一边发疯地舔着,一边看着她甜美的睡脸——雷酱的脸上因为我的刺激而
涨得红红的,但是嘴角却上翘着——她在微笑,一定是做着什么好梦吧。
  过了一会儿,我才从雷酱身上抬起头来。我告诉自己,还有我最喜欢的一位
天使呢,雷酱等会儿再玩也不迟。我恋恋不舍地站起身来,捧起雷酱上下皆露的
身躯,把她放在一边酣睡,让她身下的只露一个脑袋的电酱出现在我面前。
  「现在轮到你了,我的电酱,我最可爱的天使!」我抱起电酱,让她软绵绵
的身躯趴在我的胸部上,手指轻轻撬开她粉红的嘴唇和贝壳样的牙齿,拉出了她
鲜红的香舌,啊啊,这可是我期盼已久的美味!
  我把自己的嘴凑上去,吻着电酱的嘴唇。我的舌头和她幼嫩的舌头搅在一起,
把我们的唾液混在一起,好甜啊!真不愧是最可爱的天使电酱!
  我热烈地和电酱舌吻了一分钟,这才开始新的动作。我慢慢脱掉了她的裙子,
得到我猜测的最后一个满分!下面是金色的小熊胖次!真是可爱的选择啊!我又
向上脱掉了她的水手服,下面是配套的金色吊带里衣,看上去真是舒服。
  「电酱……」我陶醉地欣赏着面前熟睡的天使,,她扎起来的头发是那么可
爱,让人忍不住想摸。无论是长长的睫毛,还是舌头微露的樱桃小口都是我的最
爱,「你一直信赖长门姐姐是吧,现在让姐姐来好好疼爱你……」
  我首先揪住电酱里衣的肩带,向上一用力,电酱的里衣就从她的上身被抽了
出来。她的肌肤光滑得如同细缎,虽然不及响酱白皙如雪,但是也十分白净。两
枚樱桃一样的乳头点缀在上面,粉红色的乳晕比雷酱更大些,乳量也略胜一筹。
她的肚脐是很好看的一字型,微微张开,里面深深的,虽然幼小,但是她的腹部
已经像白鱼那样分成几条,曲线很是优美。
  我咽了口口水,又开始脱起电酱的胖次。她的臀部绵软,让我的手指深深陷
了进去。我把她的胖次一直脱到她的脚尖,伸手取下,然后伸出舌头品尝滋味:
电酱很爱清洁,整条胖次毫无异味,也没有污渍,只有萝莉的甜味。可惜我不能
把它收为藏品,所以在还她之前,我一定要好好享受。
  把胖次放在一旁,我将电酱的双腿分开,欣赏着她的胯下景色——非常美,
她的下体光洁无毛,微微隆起,中央有一条嫩粉的细缝。
  我蹲下身子,用手分开电酱的第一层花瓣,里面是更加美妙的茜红色,上面
是她敏感的小豆子,我用手温柔地碰了碰,电酱的身体随之颤抖起来。
  啊,多么美味的花瓣啊。我眯着眼睛,将脸凑近电酱的私密之处,鼻子嗅到
了蜜糖一样的芬芳,这是电酱的味道。我伸出舌头,开始一下一下地舔舐电酱的
蜜穴,从她小巧的菊花一直舔到逐渐鼓起的小豆子。
  电酱的脑子还做着美梦,但她的身体却有了反应。她的呼吸越来越粗重,小
嘴里不住地娇喘起来。她的小手下意识推着我的头,大腿也夹住了我的脸。但是
一个幼小的驱逐舰怎么可能和我bigseven的力量相比呢?我用手按住她
的双腿,是她的蜜穴张得更开,舌头的动作也越来越快。
  「哈……哈……」电酱似乎忍不住了,她娇弱的呻吟如同仙乐,在我耳中动
听无比。我一边舔着她的身体,一边伸手到自己的裙子里,天哪,我的胖次这会
儿已经湿透了,甚至有液体滴到了我的手指上。呵呵,我也是太兴奋了呢。
  我的舌头在滑动,电酱随着我的舌头而颤抖。但另一面,我的下体也开始痒
了起来。于是我用一只手粗暴地一扯,把自己湿淋淋的胖次扯到大腿上,然后就
迫不及待地摸了上去……熟悉的花瓣,卷曲的毛发,这是我最私密的地方。
  「啊……啊啊啊……」我的指尖抚摸着自己的花瓣,舌尖品尝着天使的花瓣。
这双重的刺激让我快要失去理智了,电酱的呻吟声越来越大,身体也抖得越来越
厉害,我知道她快要去了……我也要……我要和天使一起……
  「唔……」电酱突然一挺身子,她的蜜穴随着高潮一下子喷出了大量的爱液,
浓郁的香味冲进了我的鼻腔,让我也瞬间达到了绝顶,下体顿时洪水泛滥。
  「嗯嗯……」高潮的快感让我的身体都颤抖起来,爱液无声地顺着我的手流
下,我的腿也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让我趴在了沙发上,脸深深印在电酱的股间。
  电酱的爱液流在了我的脸上,她还很幼小,没有我泄得这么多。我贪婪地用
舌头一点不漏地将她的蜜汁收入口中,好吃,比间宫的甜点还要香甜。
  「你真是太棒了,电酱……」我把她的下体舔干净,这才抬头看着电酱的脸。
经过一轮高潮,电酱的双颊红得像血一样,但是表情还是非常安详的,她的小嘴
还微微张着,舌尖吐出,轻柔的呼吸从唇间喷出。
  「啊……」看着电酱纯洁无瑕的睡脸,我的下身又泄了,爱液啪嗒啪嗒滴在
地上,「啊,电酱,多谢款待,现在,也让我来给你……」
  我站起身子,跨过电酱的躯体,把还在流淌的下体凑到她面前,爱液一滴一
滴落在她的小脸上。我用手指让她把嘴张大,让晶莹的液体滴进她的嘴巴里。
  「可惜……我的汁不好吃……」我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手,没有电酱那种甜
味,还有些鱼腥味,「招待不周啊……实在是对不起……电酱……」
  话虽这么说,但我还是把下体贴在电酱的嘴巴上,享受着她柔润的嘴唇和舌
头。一下,两下……电酱在吃我的蜜穴……好棒……真是太棒了……
  沉醉了好一会儿,我才恋恋不舍地从电酱脸上下来,低头看去,她的脸上沾
满了我的爱液,湿漉漉的,可爱中带着一点点色情的风韵。我从身边的盒子里抽
出纸巾,小心翼翼地为她擦干净,身为秘书舰,为可爱的驱逐舰服务是我的本分。
  清理完毕,我把电酱扶了起来,让她背靠沙发背躺好。现在的电酱,除了脚
上的黑色短袜和小皮鞋以外,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尽管刚刚高潮过,她的脸上又
恢复了安详的表情,似乎还带着天使般的微笑,这让我禁不住又想搞些恶作剧。
  于是我抓起电酱的两只手,将她的右手安放在她的两腿中间,食指指尖微微
插进蜜穴里面;将她的左手放在她还没发育的胸上,用两根手指轻轻夹住她粉嫩
的乳头——天使一样的电酱就像在睡梦中无意识地自慰一样,天真中充满了诱惑。
  真是太美了!我开心地欣赏着自己的作品,电酱如此纯洁的睡脸配上如此淫
荡的姿势,很快就让我情绪再次高涨起来。我感觉自己的阴蒂胀得硬硬的,勃起
的乳头蹭着衣服,虽然略微有点疼痛,但是带给我更多的是兴奋。
  「哈啊。」我暂时让电酱坐在那里,然后从身边拉过了雷酱,比起已经光溜
溜的电酱,雷酱还穿着已经被掀到肩胛骨的水手服,这已经几乎被完全脱下的衣
服让我不由得玩心大起,想要好好地玩弄这可爱的天使。
  「刷——」我将雷酱的两个袖管微微拉长,让她的两只手缩进里面,然后把
她的胳膊反剪到背后,再把袖口交缠着捆在一起。这样,雷酱的双手就被自己的
水手服反绑在背后,即使醒过来也无法动弹双手了——这也算是拘束玩法吧。
  就算是双手被绑在了背后,雷酱依然面带微笑沉睡着,任我所为。
  看着如此可爱的雷酱,我更加想要做些过分的事情。于是我让雷酱跪在地上,
撅起屁股,尽量分开大腿。接着,我扶住她的下巴,将她可爱的脑袋小心翼翼地
安置在电酱的双腿中间,一手拽出电酱插在蜜穴里的手,轻轻放在雷酱栗色的秀
发上,一手将雷酱的脸尽量向前靠,直到她光洁的嘴唇碰吻到电酱的微微张开的
阴唇上——看上去,就像雷酱正在温柔地亲吻妹妹的蜜穴,而电酱则同样温柔地
抚摸姐姐的头一样。这种将姐妹摆成如此亲密而淫荡的姿势让我这个热爱百合的
长门充满了背德感的兴奋,想要进一步地欺负楚楚动人的雷酱。
  我伸出两根手指,同时探进雷酱的蜜穴和菊花搅动。我知道自己的力气很大,
如果因此不小心弄伤了可爱的天使就糟了,所以我只是微微伸进了指尖,动作也
完完全全不敢用力,可是雷酱还是发出了苦闷的呻吟声。
  果然不太舒服啊,我拿过果汁,从雷酱撅起的屁股上倒下。在果汁的润滑下,
我的手指探入就轻松了不少,雷酱的呻吟也不那么苦闷了。哈哈,如果雷酱知道
自己用屁股喝果汁,会是一副什么表情呢。不过,比起光滑的直肠,雷酱的阴道
里倒是有不少褶皱,莫非有以后长成名器的潜质吗?再向里,雷酱薄薄的处女膜
挡住了我的手指,虽然以我的力气,捅破它不费吹灰之力,但是夺走雷酱最宝贵
的处女实在是太残忍了,所以我只是温柔地用最柔软的指肚抚摸了几下,希望雷
酱长大后可以找到一个能让她心甘情愿献出处女的好男人吧。
  我让手指退出了雷酱的阴道,开始从上到下爱抚她的阴阜,从菊花到小巧玲
珑的阴蒂,摸起来都非常舒服。但是我看到雷酱双手被绑住的样子,禁不住还想
再尝试一件十分过分的事情——我举起巴掌,轻轻拍打起雷酱的屁股。
  啪啪!虽然我已经用了最小的力气,但是雷酱幼嫩的屁股还是迅速涨红了。
果然我的力气还是太大了。雷酱再一次呻吟起来,但是这呻吟没有刚才那么苦闷,
反而——有一丝兴奋——是我的错觉吗,还是雷酱潜意识里有受虐的癖好?
  我想起雷酱经常为提督辛苦地工作,看来她喜欢为喜欢的人吃苦呢。既然如
此,为喜欢的人吃苦自然也包括被打屁股吧——我硬是推导出了这个逻辑,只为
了让自己打雷酱的屁股找理由。我一边用手指反复抚摸雷酱的阴阜,一边拍打雷
酱的屁股,看着自己的手指在雷酱的屁股上留下红印,然后被她紧致的臀肉弹起,
真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感。再看雷酱,她的脸上泛起红潮,额角香汗淋漓,脸
上的表情说不出是快乐还是痛苦,嘴唇无意识地吻着电酱的下体,一切的一切,
在我的眼里只有诱人,进一步地满足我的欲望,使我加快动作玩弄她。
  「哦……」随着一阵颤抖,雷酱的蜜穴终于喷出了蜜汁。与此同时,她的尿
道口也忍不住一泻千里——居然漏尿了。伸过鼻子去闻闻,雷酱平时一定很注意
及时饮水,所以她的尿液不仅没有颜色、像水一样清澈,也没有刺鼻的异味——
天使就是天使,即使是尿出来了,也毫不肮脏,只显得更加可爱。
  我忍不住用舌头帮雷酱清理她泄得一塌糊涂的下体,混合着尿液的爱液,尝
起来甜中带酸,真是十分美味。品尝了电酱和雷酱珍贵的汁液,我感觉少了点什
么……是的,光是喝的话还不够,我和四位天使分吃的蛋糕可远远不够我身为战
列舰的食量,何况玩了这么久,我也有点饿了,该吃点东西了。
  我让安静坐着的电酱和跪在她面前的雷酱保持好现在的诱人姿势,然后打开
了自己密藏的食品柜——里面都是我花了大笔津贴从间宫那里买来的高级甜食。
但是像平时那么吃未免太无趣了,现在可是有熟睡的天使们陪着我呀。
  既然已经玩弄过电酱和雷酱了,那么,现在是响酱!
  冰雪妖精还被我扔在一边,胖次还处于半脱状态,真是对不起啊,响酱。我
轻轻把她抱过来,顺手掀开她的海魂小背心。还没发育的乳房上点缀着嫩红色的
蓓蕾,在她雪白的皮肤上更加明显,我忍不住伸出手指在她的乳房上轻柔地按摩
起来,时而用掌心轻拍,时而用指肚抓挠,而响酱的身体也很快起了反应——她
小小的乳头慢慢在我的刺激下变硬,然后猛然弹了出来,变成了嫩红的凸点。
  比起雷酱和电酱熟睡时的微笑,响酱的表情是平静而冷漠的。即使乳头勃起,
浑身的情欲被点燃,她依然是那副恬静的睡脸。看过了之前天使们的笑脸,再看
这张即使是被玩弄也波澜不惊的天使面容,倒让我有种别样的兴奋。
  既然如此,那就陪我吃点美味的甜食吧,响酱。
  于是我首先拿出一碗非常美味的水果布丁来,撕开包装,倒转塑料碗。啪,
一大块晶亮亮的间宫水果布丁就这样被我扣在了响酱白皙的肚皮上,柔软的布丁
随着响酱平稳的呼吸而微微抖动,比放在碗里显然要诱人得多。
  我用一种非常不雅的姿势趴在地上,伸出舌头来舔舐响酱肚皮上的布丁,果
汁在我舌头和响酱肚皮的双重温度下逐渐融化,顺着她嫩滑的肌肤无声地流下,
将响酱的腰部弄得一片黏糊糊香甜甜。我用嘴巴吸取着融化的布丁,很快就成了
亲吻响酱的肚皮。残余的果汁最终在天使的肚脐那里汇成最后一小洼,我尖起嘴
巴去吸,真是的,在肚脐里的果汁果然是最美味的最后一口。
  放下响酱沾满了口水和果汁的肚皮,我又拿出一块间宫的特大号奶油泡芙,
是那位美丽而善解人意的老板娘为我长门独家制作的,足有我的两个拳头加在一
起的大小。我把它在响酱的胸口掰开,里面的甜奶油立刻涌了出来,沾满了我的
手指和响酱的胸脯,我恶作剧地将这两半泡芙用奶油粘在响酱的乳头上,哈哈,
一眼看上去,响酱都变成巨乳了呢,可是这一双巨乳皱皱巴巴,还是黄色的,实
在是不好看,吃掉吃掉,让响酱不大但是很美的雪白乳房变回来。
  于是我张大嘴巴,一口一口吃着响酱胸上的泡芙,由于泡芙的裂口扣在响酱
的乳房上,我每咬一口就会挤出不少奶油来,在响酱的胸上蹿得到处都是。要是
平时,我肯定会有点心痛,但是现在却感觉美妙无比。我几口吃光这一半,又去
吃那一半,等到整个泡芙都进了肚子,响酱的两个乳头上已经沾满了浅黄色的奶
油,但是在吃的过程中,我还是小心地将海魂小背心尽量地向上拉,所以一点奶
油也没沾上——不然事后处理恐怕会很麻烦的呀。
  我暗自得意,顺手脱下响酱的皮鞋,让她那被黑丝袜包裹的小脚露出来,用
鼻子嗅一嗅,没有异味,看来是今天新换的。我从食品柜里取出了巧克力,撕开
包装,把四块巧克力夹在响酱的黑丝脚趾间,然后张嘴品尝起来,爽滑的黑丝配
上爽滑的黑巧克力,滋味真是妙不可言。说到底,要是我们这样大的舰娘,脚的
味道肯定不那么好,而且我其实并不是足控,但是身为幼小的驱逐舰,就连脚也
是最棒的。我把响酱的小脚趾吃了又吃,巧克力夹了又夹,左边吃完换右边,直
到一大包黑巧克力都吃光了,我也不再去夹,而是抱着响酱的两只柔软的小脚啃
个不停,用舌头轻舔每一个脚趾肚,体味那滑腻的感觉。
  吃过了响酱的脚趾,我又取出一小碗冰淇淋。这不是普通的冰淇淋,而是凤
翔为我特制的威士忌冰淇淋,一次只能吃这一小碗,否则会醉倒的。现在,有这
么好的机会,我自然要和响酱一起品尝这难得的美味了。
  我伸出手指,轻轻撬开响酱的嘴巴,然后撑大——响酱闭着眼睛,表情放松,
却大张着嘴,看上去有点可笑,但也很可爱——然后将她的舌头微微拉出,同时
用勺子舀了一大勺威士忌冰淇淋,送进响酱的嘴巴里。
  冰淇淋在天使的嘴巴里迅速融化,而我也很迅速——我立刻吻上了响酱的嘴
巴,温热的舌头和她被冰镇得发凉的舌头交缠在一起,做了一个标准的法兰西舌
吻,酒香和奶香同时弥漫在我们两个的嘴巴里,白浊的冰淇淋从她的嘴角流下。
身为一个半俄罗斯的舰娘,响酱一定也很喜欢酒……没错,她的嘴巴无意识地吸
吮着嘴里的酒香,也吸吮着我的嘴唇和舌头,这种舌吻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我又重复了几次,直到冰淇淋吃尽,这才放下响酱。仔细一看,她的嘴和舌
头上已经全是白色的融化冰淇淋,就像被射了满嘴一样,真是很淫荡的样子呢。
  「嗯。」我心满意足地咂了咂嘴巴,感觉肚子填饱了,不过吃了这么多,又
有点口渴了。嘴巴、胸部、肚脐、脚趾,已经玩弄了这么多,还剩下……
  我抓起响酱的两条腿,把她倒拎起来,抓起她的胖次脱下,让她的股间的蜜
穴完全暴露出来,然后把她的双腿做挂钩,倒立着挂在了沙发的另一边扶手上,
使她的头和双臂尽量舒服地躺在地上,但让她的大腿尽量地分开。
  拧开一瓶弹珠汽水,用手指按着弹珠,将瓶口对准响酱的蜜穴。咕嘟,咕嘟,
甜美的液体就这样被灌进了她的阴道里,插上一根吸管,好,响酱汽水完成了!
  伸出嘴巴去吸汽水,但几乎是立刻就喝干了……不要吸管了,再倒上,直接
用嘴去吸响酱的蜜穴,呵呵,这感觉真是不同寻常,而且……居然越吸越多了!
  响酱依然是一脸平静,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蜜穴已经被我搞到泛滥成灾,汽水
又喝完了,但是响酱的蜜汁还有的是,滋润我的喉咙,真是厉害的驱逐舰啊。
  长长地吻过响酱的蜜穴,我放下了浑身都是食物残渣和液体的她。最后把目
光投在晓酱身上,三个妹妹都被玩过了,剩下这个最幼小的姐姐,该怎么玩呢?
  既然晓酱总是自称淑女,那就玩淑女的游戏吧!
  我抱起晓酱,三五把除去她剩下的衣物,但是又把可爱的海军帽和黑色的裤
袜给她重新穿上。晓酱的胸部比三个妹妹都要小,乳晕也看着很不起眼,简直不
能称之为长姐,还不如说是小妹更恰当。幼嫩的阴部包在裤袜里,看上去是显得
很可爱,但是也比三位妹妹窄小,让我这个不知深浅的人随便玩弄有弄伤的危险。
  我把晓酱的一只胳膊搭在我的肩头,我搂着她的细腰,另一只手和她的另一
只手十指相扣。打开音响,调到刚刚能听见的小声,我播放起了我自己演唱的
《罗盘的彼方》……嗯,好像不太适合现在的情景,还是换普通的轻音乐吧。
  我抱着几乎全裸的晓酱,在屋子里转圈跳着舞。和高大的我相拥,晓酱的两
只脚根本够不到地面。于是我放开她的腰部,直接从屁股后面托住她的双股之间,
这样不仅更加稳当,而且我还可以不停地隔着黑丝抚摸她的蜜穴,让她下体可爱
的隆起不断摩擦我的肚皮,这让我更加兴奋,也更加卖力地爱抚她。
  「唔……嗯……」晓酱的表情和三位妹妹都不同,是一种赌气样的傲娇睡脸,
但随着我的爱抚也开始呻吟起来,蜜穴隔着黑丝开始分泌甜美的液体。她小小的
乳头也开始肿胀变硬起来,在我的胸口衣物的摩擦下逐渐变红。
  我自然不会放过这可爱的天使,我一边抱着她舞动,一边揉搓她的阴唇和阴
蒂,晓酱的身体逐渐开始颤抖不止,越来越多的液体浸透了黑丝,顺着我的手指
和她的大腿淋下,一滴又一滴地洒在地板上。
  「啊……啊……啊……」比起三位妹妹,晓酱似乎更加敏感,呻吟变成了微
弱的浪叫。而我呢,不断地调整自己的手法,一旦晓酱的身体剧烈颤抖,马上要
高潮的时候,我就放缓甚至停止爱抚,一旦晓酱平静下来,我就又开始加速爱抚。
让她不断地往返于正常与高潮之间,但就是不能高潮,只能被我玩弄于股掌之上,
爱液不断地滴落,把我的手浸润得十分舒服,挑逗着我的情欲。
  这首舞曲悠长而舒缓,我就一直这么和晓酱共舞。直到我看到晓酱已经快要
精疲力竭,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我这才使劲将她推上顶点。
  「呜呜——」晓酱在睡梦中一声大叫,覆盖着蓝黑色头发的可爱的脑袋用力
向后一仰,终于在我的允许下达到了高潮。爱液和尿液如同决堤的洪水一样,把
黑色裤袜弄得湿透发亮,在她的小脚下汇成不间断的水流。她虽然还在睡梦中,
但是浑身已经被我搞得如同散了架一样酥软至极,趴在我身上不住地喘息。
  逐个玩弄过第六驱逐队的四位天使之后,我也兴奋到了极点。但是这还不够,
她们还昏沉沉地熟睡着,是我专属的玩具,一个一个玩已经不能满足我,我要和
她们四个同时享受这禁忌感十足的欲望。
  四肢酥软的晓酱、满身黏糊糊的响酱、屁股红红的雷酱和安静美丽的电酱。
面对着熟睡的她们,我的玩心大起,就像小女孩摆弄美丽的娃娃一样。
  啪,我把雷酱和电酱摆在一起,让姐妹两个双手相牵,十指紧扣,让她们不
大的胸部将乳头碰在一起,看上去十分亲密。
  啪,我把晓酱和响酱摆在一起,让身为妹妹的响酱抱着比她娇小的姐姐晓酱,
让晓酱的小嘴叼住妹妹的乳头,身为姐姐居然吃妹妹的奶,真是令人兴奋。
  啪,改换雷酱和电酱的姿势,让她们的嘴唇碰到一起,手臂搂着彼此的脖子,
手指相互插进对方的蜜穴,做出一边亲吻一边彼此爱抚的样子,充满了背德感。
  啪,改换晓酱和响酱的姿势,让她们颠倒相抱,脸埋在彼此的双腿间,嘴唇
吻着对方的蜜穴,做了一个六九式做爱的百合姿势,更加诱人。
  「哈啊……哈啊……」一边玩弄,我一边把手伸到裙子下不停地自慰。真是
的,驱逐舰真是太棒了,太棒了,要是能一直玩下去该有多好啊……
  最后,我把她们安放在一起,让电酱和响酱的双腿尽量地做出劈叉的动作,
然后将她们的蜜穴彼此凑近,直至紧紧贴在一起。看上去,电酱和响酱正在让彼
此的蜜穴拼在一起摩擦着,晓酱一边亲吻着她们交合的地方,一边被响酱的嘴巴
口交着,雷酱也用一只手抚摸着她们相连的阴阜,同时下体也被电酱的手指插入,
还和电酱亲密地接着吻——四位可爱的驱逐舰,就这样被我摆成了这副淫荡无比
但是却纯洁无暇的样子,这也让我的欲望达到了最高点。
  「呼啊……啊啊……」看着眼前香艳的一幕,我终于用手指让自己达到了最
棒、最激烈的高潮。一股电击一样的快感直达我的脑子,下身的爱液简直像井喷
一样疯狂地泄出,洒在了晓酱的脸颊上、响酱的肚皮上、雷酱的乳头上、电酱的
蜜穴上……淅沥淅沥,如同雨点,喷溅了四位天使满头满脸,可是她们依然在熟
睡,保持着天使一样的表情——睡奸真是太棒了。
  「呼……」长长出了一口气,即使是我长门,和四位天使玩了这么久之后也
疲劳极了。满头大汗、口干舌燥,还是赶紧给自己倒杯果汁,然后收拾一下……
  咦,一杯果汁就在桌子上,是刚才喝剩的吗?还是我自己又倒了却忘了?不
管了,渴得厉害,一仰脖,喝了个干净——好爽啊……啊……
  不对……怎么回事……头突然好晕……好想睡……我……
  我不由自主地瘫倒在地,失去知觉之前,我听到了「啊啦啊啦」的熟悉笑声。
  「啊啦啊啦……居然一点怀疑都没有,就把我下了迷药的果汁喝下去了,真
不愧是长门呢。」我咯咯地笑着,蹲在睡倒的长门身边,开心地戳着她的睡脸。
说来有趣,长门平时都是一脸凛然而威严的表情,可是睡着了之后总是显得傻乎
乎的,但对我陆奥来说,我还是更喜欢这个样子的长门一点。
  「我说呢,身为秘书舰,却这么长时间不见人影,到底干什么去了。」我看
着被她玩弄得一塌糊涂的第六驱逐队,不由得笑着叹了口气,「原来借着给电酱
过生日机会把她们给玩成了这样,真是不像话的变态萝莉控秘书舰……好吧,你
弄出的这些乱子的善后,就让我陆奥替你收拾吧。不过在那之前……身为大家信
任的秘书舰却干出了猥亵四位可爱驱逐舰这样的变态行为,必须惩罚一下呢。」
  于是我一边开心地笑着,一边解开长门的上衣,由于没有胸罩的束缚,一双
丰满的乳房立刻像白兔一样跳了出来,乳头都硬硬地勃起着,真是好色的家伙。
  我掀起长门的裙子,扒下那条湿透了的胖次,让长门那长满了浓密而黑亮得
阴毛的下体露了出来。接着,我从口袋里取出两副准备好的毛皮手铐,把长门的
左手和左脚铐在了一起,又把她的右手和右脚铐在了一起,分开她的双腿,让她
摆成了一副可以让蜜穴完完全全地在我面前张开的M大开腿的姿势。
  在我这么做的过程中,长门只是安安静静地睡着,十分乖巧地让我把她彻底
铐到动弹不得。那一杯果汁让我加了极高剂量的迷药,其他舰娘误喝都可能会因
为中毒而被送进医院,但是对于长门来说,只是能让她熟睡不醒而已。
  把长门铐好之后,我又从口袋里取出了四个有线的跳蛋和一串拉珠,将线最
长的那个跳蛋塞进了长门的菊花里,再用拉珠一点点把它推进长门直肠的深处,
直到拉珠完全被她的菊花吞没为止。然后,我把剩下的三个跳蛋一个接一个塞进
了长门的阴道里,塞得满满登登。最后,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双头的假阳具,小
心翼翼地把一头缓缓地插进长门的蜜穴,一直到半截彻底进入她的身体。
  接受惩罚吧,长门!我将所有的跳蛋开关打开,听着长门身体里发出了嗡嗡
嗡的响声……三前一后的四个跳蛋让长门的下体都抖了起来。长门的表情也由那
傻乎乎的睡脸变得苦闷,双颊泛起潮红,因为下体的快感而再次燃起了情欲。
  「呜……啊……嗯……啊……」是忍不住了吗,长门的嘴巴无意识地张开,
齿缝间露出了淫荡的呻吟声。我开心地看着她左右扭动,似乎想用手指去缓解蜜
穴和菊花里那一阵又一阵的痛痒,但是手和脚都动弹不得,只能将双腿像蝴蝶展
翅一样不停开合,试图给下体一点摩擦和抚慰,乳头也抖个不停。
  「啊啦啊啦,真可怜啊,长门,这惩罚的滋味怎么样?」我咯咯地笑起来,
「别急别急,既然这样,就由我陆奥来抚慰你吧。」
  说着,我伸出手,一只手的手指轻轻捻动她已经硬透了的乳头,另一只手温
柔地捏着她的阴蒂。只听她啊的一声,爱液狂喷,顺着我的手指流淌到了地板上。
  「嗯,」我举起手指,伸出舌头舔了舔沾上的长门蜜汁,「味道还可以,就
是有点腥味,不像威风凛凛的秘书舰,倒像是只发情的母猩猩……不过,闻着你
这母猩猩的气味,我也兴奋了……既然这样……那么……我开动了!」
  我掀起自己的裙子,拨开已经湿润的内裤,把住长门胯下的半截假阳具,对
准了自己已经开始泛滥的蜜穴……一条甜滋滋的湿手帕突然捂住了我的口鼻。
  「有道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再后还有捕鸟人。」我耳边的是提督充满磁性
的温柔声音,略带一丝诙谐的语气,「陆奥小姐,你说呢?」
  不愧是……提督……我嗅着氯仿的气味,心中充满幸福感,然后失去了意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