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苍先生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古典 > 【淫欲催眠术】(6)

【淫欲催眠术】(6)



  淫欲催眠术(06)— 我的说话都是正确的,绝对没有问题喔!
  在小宇在运动场试验自己的能力的同时间。
  诗琳正在家中接待着自己平时也难以一见的姐姐 — 诗韵。
  「诗琳,小宇这些天真的麻烦你了。」诗韵看着自己的妹妹笑道。
  不过这句话却让诗琳晃神起来,原因是上次与小宇的一些荒唐的事。
  诗琳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做,自己怎么就会跟小宇做了这些事,
但当然感觉一切都是这么自然。
  不过要是现在叫自己再来一次,那是绝对不可能。
  诗琳现在有种深深的内疚感,有对自己老公,女儿,姐姐,以及小宇。
  难道自己心底里就真是这么放荡的女人吗?
  就算自己真的是这样,也不可以跟小宇……
  「诗琳?怎么了。」诗韵看着自己妹妹一直走神,好奇的道。
  「啊!?没。……没什么啊,对了,姐姐你怎么来我这边,你都好几天没回
家了,不去陪陪小宇吗?」
  「妹?你真的没事吧?进门时不是说了吗,我在家没看到小宇,所以来你这
边看看他是不是过来了,顺路来看看你么。」诗韵有点担心,伸手摸向诗琳的额
头,见她真的没发热,才安心下来。
  「啊啊,哈哈,对喔,你看我真是呢,哈哈。」无法说出内心感受的诗琳,
只好乾笑着应付一下。
  「唉,都是我不好,你要照顾小可已经不轻松,还要帮我照顾小宇,真是辛
苦你了,但也幸好我有你这个妹妹,我才可以安心出去工作。」诗韵以为妹妹是
因为要照顾两个小孩,所以有点累坏了。
  「没有啦,小宇很懂事,没有给我带麻烦,还帮忙指导了小可的学习呢。」
  要是没发生那天的事,就应该更好了,诗琳这样想着。
  「哦!?那来看小宇没有我不在家的时候偷懒呢。」诗韵满意地道。
  「有你这个严厉的妈妈,小宇那敢偷懒啦。」
  「唷!你是说姐很凶的意思啰」
  「那有,只是姐姐你从小到大都是这么拚命又认真的人,我想小宇也是遗传
了你这些优点呢。」
  「说来我们也很久没有像这样一起聊天了,嗯,来,跟姐姐说说你的近况嘛!」
  小宇有没有遗传到他妈妈的优点,估计他自己都不知道,不过小宇离开了运
动场后,又走到图书馆去试着找寻一些有关他情况的书去了。
  有关催眠到魔法以至神秘学的书,都他找了一些。
  其中有本催眠学的书,书名为村越集,作者为名村越教授,这本书很单薄,
但却给了小宇很深的印象。
  「催眠,只要你运用得当,它可以帮助你很多事情,令你的愿望成真。」
  这一句是这本书开始的第一句说话。
  「藉着暗示去让别人相信你的话语,让别人相信你的说话就是事实,我称之
为意识纽曲,我认为这是催眠的基本,也是催眠最终的奥秘。」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我称为洗脑戏法,但这虽然要对方先放松,再用某种
行为,或者说话,让对方进入意识放空的状态,而这个时候,就是可以为对方的
认知中植入各种新认真的好时机,由於像设定智能人偶一样,所以我称之为洗脑
戏法。」
  书本上说的内容跟小宇目前的情况很相似,所以给小宇很深的印象。
  最后,这本书还写下了一段话。
  「让良知去见鬼吧,医学催眠术?别说笑了,那些垃圾怎可能配得上催眠术
这三个字,只有恶意,只有欲望,只有最求这些的人才可能了解真正的催眠术!
  医学研究?呸!这种半吊子的研究方式简直就是对催眠术的羞辱!」
  小宇无法理解最后那话句的含意,但他也有隐若有种感觉,最近自己好像对
性,对佔有都充满了欲望。
  也许所谓恶意就是跟随自己的欲望去行事吗?
  小宇低头苦思了一会。
  的确,拥有这种力能,很多事实也能合理化。
  同一时间,在小宇无法注意到的,自己的意识空间之中,出现了很多很多个,
他之前看见的奇怪符号,则这些符号正在不停的变换着排列顺序。
  旁晚的时候。
  小宇自己也没想到,自己会在图书馆一待就待了一天的时间。
  习惯的从裤袋中拿出锁匙,正想开门之际,房子的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欢迎回家,小宇!」
  小宇有些呆的看着自己已经好几天不见的妈妈。
  「怎么了?才几天没见,就已经不认得妈妈了吗?」妈妈笑着的怪责道。
  「啊啊,不,只是没想到原来妈妈你回来了。」
  小宇回神过来,情不自禁的拥抱着妈妈。
  「好啦好啦,又不是小孩子了,你还要抱到什么时候,开着门呢!」妈妈摸
了摸小宇的头说道。
  把关好门,与妈妈一起走进客厅的小宇,发现诗琳阿姨也在他的家里。
  现在小宇才知道原因在他今早出门后,妈妈就回家了,而且因为在家找不到
自己的关系,便去了诗琳阿姨的家里,最后妈妈为了想感谢诗琳阿姨经常照顾自
己,便邀请了诗琳阿姨来一起吃晚饭,而小可,今天也好像约好了同学去玩,所
以没有在这出现。
  小宇有些不自然的向诗琳阿姨打了个招呼,而诗琳的表情同样显得有点尴尬,
幸好这一切并没有让妈妈注意到。
  晚饭的时候,因为妈妈在场的关系,所以多了不少话题,特别是关於小宇最
近几天的情况,明明只是几天没在家,却搞得好像几个月没见面一样,不过也正
因为这样,原本因为想着之前的事而关系有点尴尬的小宇与诗琳,也多了一些说
话的机会,沖淡了一点尴尬的情况。
  晚饭过后,大概因为小可也差不多快回家的原因,诗琳主动告辞,只是临离
开前,诗琳神色有点複杂的再看了看小宇,这样小宇有点不知所措。
  在诗琳离开了之后,小宇在沙发想着诗琳阿姨临走时望向自己到底是什么意
思。
  「哎呀,都快要住惯饭店,忘记先把衣服拿去浴室了。」
  妈妈这就样用浴巾围着身体从浴室走出来,不过浴巾也只是能刚好挡住屁股
的位置,雪白的大腿整条都露了出来。
  小宇感到自己的心跳不断的加速。
  看着自己妈妈的体身,他竟然觉得兴奋了,血液的急速流动,让他身体有点
发热。
  欲望吗?
  小宇摇了摇头,希望驱散这想法。
  上次的事已经让他与诗琳阿姨的关系变得很奇怪了。
  他不希望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妈妈身上。
  他不希望,与妈妈的关系会变得奇怪,变得更远。
  不对,还可以……
  「妈妈。」小宇叫停了正走向房间拿衣服的妈妈。
  「嗯?」妈妈转个头的望向小宇
  「我今天,在图书馆,看到一种按摩方法,说是……说是洗澡后马上按会很
有效的。」
  「哦?你是想帮妈妈按摩吗?可以啊,你先等我穿一下衣服。」妈妈温柔的
笑着道。
  不过这却让小宇有点急了。
  「不,不行的,那本书说要水气还在的时候马上按才有效,就按几下,不会
花很多时间的。」
  「嗯?好吧。」妈妈虽然这样子穿着也有点不好意思,但她也不忍心拒绝自
己儿子的一番心意。
  诗韵闭着眼,放轻松的在沙发上享受着儿子双手在自己肩膀上用适中的力度
按着。
  老实说,诗韵自己也已经很久没到按摩店去放松过了,现在儿子一番心意的
为自己按摩,除了身体上的减压外,还有心灵上的舒畅呢。
  「妈妈,按摩很舒服吧?看来这是个正确的决定呢。」
  嗯?舒服啊。
  正确决定?
  哎……怎么好像有点想睡呢……
  「妈妈?」小宇的声音再响起。
  「哎呀,抱歉呢,小宇,你按得太好了,妈妈都放松得睡着了。」诗琳摇了
摇头的不好意思道。
  「看来妈妈真的很累呢,要不,我帮妈妈按一下其他部位吧。」
  「其他部位?」
  「嗯,妈妈的奶子这么大,应该会很累吧?让我帮你揉一会吧。」
  我的奶子?
  【也是呢,大胸部其实也挺累人的,让小宇帮忙揉一会也不错呢。】
  「嗯,那你就帮妈妈揉一会吧。」
  「可是妈妈你得先把浴巾解开啊。」
  「噢,对喔,你看我真是呢。」
  诗韵自然的把浴巾解开,同时奇怪着自己怎么会围着浴巾呢?,【就算被儿
子看见裸体也没什么问题吧。】
  「嗯啊~」
  感受着小宇的双手在自己胸部轻揉着,指尖不时刺激了乳头的位置,这种快
感让诗韵发出忍不住的呻吟声。
  诗韵发现在自己发出呻吟声后,小宇的双手开始变得用力起来,自己的胸部
已经被他搓得变形了。
  不过小宇越是用力,诗韵觉得除了胸部的快感外,双腿之间的骚穴也开始变
得有点痒痒的。
  诗韵的双手不自觉的放到骚穴上轻抚着。
  嗯?儿子就在旁边?
  我在想什么啊,【在儿子旁边自慰有问题吗?】
  看来我真的是太累了,怎么会想这么多呢。
  「嗯啊~」
  诗韵两根水晶甲造型的玉指轻轻插入自己的骚穴当中。
  「嗯啊~小宇你按得好棒……嗯……妈妈真的觉得好舒服喔。」
  自从老公离开以后,诗韵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快感。
  「妈妈,你是在自慰吗?」
  「嗯啊,怎么了?」
  「没,只是觉得这样的妈妈好美。」
  诗韵听见这话后脸红了红,但嘴上却是甜甜的笑着。
  「那你得好好看着妈妈自慰的样子喔!」
  只要小宇喜欢就好了,【反正自慰给儿子看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嗯……哦哦……小宇……再努点力……噢……对了……」
  诗韵一双奶都要被小宇搓得完完全全的变形了,可是诗韵一点也没觉得痛,
只有一阵阵异样的快感。
  「妈妈,你手的累吗?我想,我可以用肉棒帮你一下。」
  「对噢,妈妈都忘记了呢,那就拜託小宇你了。」
  诗韵想着就觉得自己傻,怎么小宇的肉棒不用,要自己用手指自慰呢。
  【明明就可以用儿子的肉棒来操自己的骚穴啊!】
  随着小宇的肉棒插进诗韵的骚穴里。
  大量的淫水立刻就从诗韵的骚穴中涌出来。
  「妈妈,你喜欢被我的肉棒操吗?」
  「啊啊……嗯……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可能会不喜欢呢?傻孩子。」
  【那会有妈妈不喜欢自己儿子的肉棒来操自己啊,小宇真是奇怪呢。】
  「嗯……噢……顶到了……顶到了……小宇的肉棒真大呢……噢噢……你要
是把妈妈的骚穴给操坏吗?」
  诗韵没想过自己儿子的肉棒竟然会这么的粗大,竟然顶到自己子宫的深处。
  「噢噢……呜……我家的小宇真利害呢……你把妈妈操的好爽……啊啊……」
  诗韵一双美腿不自觉的绕着小宇的腰,好让自己的腰部配合小宇冲击的动作。
  「妈妈,我可以把精液都射进去吗?」
  「嗯……啊……当……当然可以啊……嗯嗯……你这傻孩子……
  不射到妈妈的身体里。……你想射那里呢。」
  「所以我是可以把精液都灌在妈妈的骚穴里吧,我想,我想听妈妈说出来。」
  【小宇的要求真奇怪呢,把精液灌在妈妈的骚穴里,是这么值得高兴的事吗?
这明明很着通嘛。】
  不还为了小宇高兴,诗韵还是照着说。
  「啊啊……小宇,可以把精液都灌到妈妈的骚穴里哦……呜呜……妈妈也好
想小宇可以把精液填满妈妈的骚穴呢……噢噢!!」
  「对啊……小宇,来吧……把精液通通都射进妈妈的肚子里。……啊啊啊
……小宇的肉棒,顶得好深啦……噢噢……太舒服了!」
  「再点力点。……呜……操坏妈妈的骚穴也没关系……噢噢噢……不行了
……妈妈……真的不行了……」
  诗韵双手用力抓着小宇按在旁边的手腕,忍耐着小宇最后强烈的冲击。
  「啊啊……精液……小宇的精液……都射进来了……好热……但是好舒适啊。」
  【被自己儿子中出的感觉真不错呢。】
  这是诗韵昏过去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第二天早上
  诗韵觉得自己发了一个很怪的梦,但就是怎么都想不起内容。
  昨晚洗完澡之后,自己好像很快就睡着了,大概是睡眠充足的原因,诗韵觉
得今天自己的身体好像特别的轻松,没有之前那种累累的感觉。
             某处华丽的会议室中
  阿斯莫德含情默默的望向主席位置那帅气的男子,不时向对方抛出各种的媚
眼,遗憾的是,对方好像连看她一眼的意思都没有,不过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的事
实,这种小事是不会影响到阿斯莫德的。
  「现在,第20次,圣经神话体系的战争会议,开始吧。」那位帅气男子,
以冷淡的语气,宣告会议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