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苍先生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古典 > 【战舰少女同人 秋日烈火】

【战舰少女同人 秋日烈火】


             长春第一人称视角
  即便是深秋时节的天,仍旧那么的阴晴不定。
  这不,正说着,原本晴空万里的艳阳天,突然就开始下起了大雨。
  「啊呀呀呀呀!!」我,长春,因为躲闪不及,被淋成了一只落汤鸡。
  「真是的……明明准备了刚买的新衣服来约会,却变得这么狼狈了……待会
儿要怎么见他呢……」我心中十分不安地想到。
  今天是我和提督约会的日子。
  一年前的今天,他向我表白了。
  还记得那天,我出征回来,受了很重的伤。
  「没事吧长春,你怎么样了?为什么会受这么重的伤?你的额头都流血了,
是不是被战列舰的主炮击中了?」逸仙焦急地问道,说话都变得语无伦次了。
  「我……我没事的,逸仙姐姐。我只是……只是被航弹砸了一下而已,没什
么大问题的……」我颤颤巍巍的从背我的密苏里姐姐身上下来,扶着她慢慢站直
身子。但从腿部传来的一阵刺痛让我一下子站不稳,向一边倒去。
  「啊!」人群发出一声惊呼。
  「小心!」
  就在一瞬间,一个健壮的身影从人群中冲过来,一把接住了将要摔倒在地上
的我,将我紧紧地搂在怀里。
  提督从港区外赶了回来,第一时间就来到了港口。
  「提……提督,对不起,我受了这么重的伤,还没把任务完成……我……呜
呜呜……」我看到这个令人安心的伟岸的身影,心中的委屈再也按奈不住,再加
上身上的伤痛,忍不住轻轻地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别哭了,我在这呢。」他轻轻地摸了摸我的头,将我往怀里搂
了搂,安慰道,「只要你们能安全回来比什么都重要。」
  「这孩子为了保护差点被航弹打中的黑背豺,一把把她推开了。」旁边把她
背回来的灰头土脸的密苏里生气地「责备」她,「明明自己没什么厚重的装甲,
还要去保护一艘防空火力齐全的护卫驱逐舰。」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都怪我太大意了……」一旁的黑背豺低着头,
不住地朝这边道歉。
  「好了好了,你不要再说什么了。」这时,提督打断了她的话,「你们没做
错什么,都怪我对她们的部署没有仔细分析好,才让你们受了这么多伤。」
  他伸手摸了摸黑背豺不敢抬起的小脑袋,然后对大家说道:「好了,大家赶
快去医疗部吧。」
  于是一群人熙熙攘攘的朝着医疗部赶了过去,而我则是被他一路抱了过去。
  当依偎在他怀里时,一种莫名的安心感笼罩了我的心头。就好像不管有多大
的困难,不管有多危险的境况,提督都会保护我。
  就这样,因为一次疏忽大意的出征,让我对他的感情更近了一步。
  当我在医疗部治疗时,他每天都跑来看我,每天都给我送饭。当我准备做修
复手术时,他在手术室门外等了整整一天一夜。
  当手术室的们终于推开时,夕张说了句「恭喜,是个男……不对不对,长春
已经完全康复了。」时,他才终于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那天晚上,他背着我回到了我的住所。
  夜晚的凉风从海面上吹拂过来,轻轻地掠过港区。秋日的晴空皓月高悬繁星
闪烁,为我们照亮了回家的路。
  「谢……谢谢你这么关心我,提督。」我趴在他那宽厚的背上,脸颊贴着他
的后颈,幸福地说道。
  「不用谢,毕竟你是……你是我的唯一啊。」
  他突然站在原地,从口中轻声地说出这句分量十足的话。
  「唉?真……真的么?」我的脸蹭的一下红成了熟苹果,灼烧着他那被晚风
吹得冰凉的脖子。
  「因为我早就喜欢上长春了啊,喜欢你的一颦一笑,喜欢你因为害羞而手足
无措的样子,,喜欢你自信的笑容,喜欢你为了保护他人挺身而出的样子,喜欢
你为了不让他人担心而露出的笑容……」他站定在原地,将我搂紧,仿佛下了非
常大的决心一样,大声的说着自己早就深埋在心中的话。
  「其……其实我也早就喜欢上提督了!」
  我紧闭着双眼,将脸埋下来,也大声的喊出了早就隐藏在我心中的话。
  就这样,二人不明不白又顺其自然地在港区最中心的广场上互相表白了。没
那么浪漫但又十分顺理成章。
  当然,要忽略掉那些因为我们大声喊完后就从草丛里和墙角后一涌而出的其
他人——她们也早就在等这一天,一直在我们背后悄悄跟着。
  「雨好大啊……」穿着湿淋淋的衣服,我望着不见放晴的天空,盘算着今天
的约会该怎么办。
  「嗯?长春,你怎么在这儿?」忽然,从背后传来一声十分熟悉的呼声。
  「啊!提督?你怎么在这儿?」我回过头,十分惊慌地问道。
  「因为这里是我家啊。」他无奈地笑了笑。
  我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来自己不知不觉地走到了他的住所。
  「看你都淋成这样了,快进来坐坐吧。」她十分心疼的对我说道,然后不等
我反对,不由分说地拉起我因为淋雨而变得冰凉的小手,走进了他的住所。
  「感觉怎么样了?」当我在他住所的洗了个澡,身上裹着一条黄色的浴巾,
光着脚丫散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中走出来时,他关切地问道。
  「感觉好多了!」我开心地回答道。
  「那就坐下来喝杯热茶吧。多喝些热水有助于驱散体内的寒气,不然可是会
感冒的。来,我来帮你擦一下头发。」
  就这样,他坐在一旁仔细地擦拭着我的头发,而我坐在沙发上小口小口地喝
着他亲手泡的热茶。因为第一次在提督面前穿得这么少,我心中非常害羞又非常
期待。
  非常期待今天他能做出一些擦头发之外的事情。
  窗外大雨瓢泼,仿佛老天爷在故意使坏让长春无法回家。炒豆一般的雨点声
将提督的房子与外界隔绝开来,让这个不算太大的房间比起屋外显得更温暖了些。
  「啊嘁!」
  一阵冷风从窗户缝中漏出来,我打了个喷嚏,忍不住打起冷颤。
  忽然,一双温暖的大手从背后伸过来,将我轻轻搂住。
  「冷么?」一个声音在我背后温柔地问道。
  「原本冷……现在不冷了。」我轻轻地回答道。
  因为害羞与一些别的因素,我的身体逐渐变得十分滚烫,脸上也红扑扑地,
像是醉了一般。
  他见我没有反感,手上的动作也大胆了起来。
  「嗯!」感觉到一个冰凉的东西伸进我裹着的浴巾中,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怎么……讨厌么……」提督关切的问道,「果然还是太唐突了么……」
  「没,没有的事情!」我急忙喊道。
  「只是……还没有做好准备……」
  「没关系,交给我就行了。」
  得到了我的允许后,提督的动作便放开了起来。
  他的右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小腹,然后穿过我的胳膊虚掩着的防线,握住了
我的乳肉,轻轻地揉起来。
  「嗯……哈……」一股舒服的感觉从胸部传过来,渐渐地遍布了全身。我忍
不住在提督怀里扭了扭,呼吸也开始重起来。
  他的手指托起我的乳肉,十分温柔地上下揉搓着它。
  「呀!」一股触电般的感觉从胸顶的小樱桃上传过来,让我忍不住叫了出来。
  提督突然伸出手指拨弄起我的乳尖来。食指和拇指轻轻捏住小樱桃,来回地
左右搓动着,而另外三指托住我的「小熊猫」,用十分缓慢的速度上下颠动着。
  另一只左手也不闲着,捉住了另一只白嫩的「小熊猫」,用同样的方式揉搓
着。
  「怎么样啊?」
  「酥酥的,麻麻的……但是,好……好舒服……」
  我的身体越来越燥热,忍不住将裹着的浴巾松了开来。
  洁白的胴体,就这样毫无遮拦地呈现在了提督面前。
  因为开始发情了的缘故,下身的蜜穴传来一阵阵的搔痒,让我不自觉地夹紧
了双腿,扭动了两下。
  提督也忍不住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将自己脱了个精光。
  「提督,我……我有些紧张……」我转过身面对着他,双手抱在胸前,十分
紧张的说道。
  而提督轻轻地牵起我的手,将脸凑上我的跟前然后慢慢地搂住了我的腰。
  「别怕,慢慢来就好。」他眼中溢满了爱意,轻声说道。
  我们两人的距离自然地越贴越近,我的手自然地搭上了他的肩膀,两人的脸
自然地凑近,两人口中哈出的热气不停地打在对方的鼻尖上……
  终于,他忍不住凑上来,吻住了我的嘴唇。
  我软乎乎的「奶油蛋糕」紧贴在他宽厚的胸膛上,随着二人左右摆动的动作
「按摩」着他那结实的胸大肌。
  我们二人的嘴唇紧贴在一起。他的舌头轻轻地伸进我的嘴中,慢慢搅动着我
的小舌。我笨拙的想要迎合他,但每次尝试都以失败告终。
  「不用太勉强哦,交给我就行了。」他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说道,然后又
一次吻上来。
  我的舌头被他不停地挑逗着,两人的口中不停地发出含糊不清的「嗯……嗯
……」声与口水被搅动的声音,两人交换着唾液,就像是在饮着琼浆一般。
  「嗯……」我被他搂在怀里,两人的头不停地扭动,像是跳着一支奇怪的求
偶舞。
  过了好一会儿,我们俩才分开。嘴唇与嘴唇分开时,我们两个拉出了一到透
明色的桥。
  「哈……哈……」我的眼神迷离,刚刚二人激情热吻的剩余「产品」顺着我
的嘴角缓缓流下,滴落到我的胸脯上。
  「长春,我想……」提督任性的提出了他的要求。
  而我早就感觉到一根滚烫的肉棒顶在了我的大腿上,在刚刚二人接吻时来回
摩擦着我紧致的大腿肉。
  「其实人家也早就……」我害羞地低下头,回应道。
  其实我的蜜穴早就等不及了,现在已经开始慢慢流淌出已经装不下的爱液了。
  提督将我的手掌轻轻地放在他的手心里,然后躺在沙发上,慢慢地引导我跨
坐在她的腰上。
  那根挺立的肉棒,正紧贴在我的小屁股上。
  「来,现在慢慢地坐起身……很好,然后用一只手扶住肉棒……嗯……好的,
然后对准你的小穴……非常好,来把手给我。」
  他像在教一个初生的婴儿一般手把手地将我安置在了他的肉棒上方,我的花
瓣贴上他已经充血的龟头,从那里传来一阵温暖的触感。
  「好,然后慢慢地坐下来……」
  「嗯……哈……」
  我顺着他的指引,缓缓地将腰放下来。
  提督的肉棒推开我紧闭的花瓣,然后渐渐没入了我的甬道内。一股奇妙的感
觉从下身传来,然后传遍了全身。
  「呵呵呵,长春真是个敏感的孩子呢。」感受着早就湿透的小穴,提督故意
调戏我说,「原来你早就等不及了啊。」
  「真……真是的,提督真讨厌!这种时候还要戏弄人家……」被得知了秘密
的我脸颊通红,生气的对他撒娇道。
  随着我的身体缓缓下降,我的小穴渐渐吞没了提督那矗立的「高塔」。肉棒
紧紧地被肉壁包裹着,随着我的动作不停地摩擦着温暖湿润的通道。
  「……嗯~ !」
  最终,我坐在了提督的腰身上,随着一身轻哼,用来维持我处子之身的最后
一道屏障被彻底打破。温热的血液流淌到了他的「塔顶」之上。
  「以后,长春就是提督的人了。你可要对人家负责哦!」我向他撒娇道。
  「那当然,以后长春就是我最重要的人了!」他躺在沙发上咧开嘴角,笑盈
盈我说道。他脸上那和煦的阳光,将我身体里最后一点寒意驱散的一干二净。
  「那么,我可就不客气了哦~.」
  「哎呀!」
  随着我的一声惊呼,他忽然坐起身,搂着我的腰,将我俩换了个位置。
  现在的我,躺在沙发上,两条腿张开,身体因为发情而变得滚烫十足,双手
向上举过头顶,身体再也没有任何防备。
  我的双眼盯着提督那英气的脸庞。他的眼神里满是期待与浓浓的爱意。
  「讨厌,你欺负人家~.」
  「哈哈,毕竟这样方便一些呢。」
  然后,他双手搂住我的腰,扭动起他的腰身,开始将他的肉棒在我的小穴内
抽插起来。
  「嗯……嗯~ ,这……这感觉好神奇,一根温暖的东西在我的体内不停搅动,
但我不但不讨厌,还非常喜欢这种感觉……」
  「哈……哈……那是因为,长春可是我最重要的人啊。只有两情相悦时,才
会有这么奇妙的感觉哦~.」
  「其实人家早就喜欢上提督了,但……但是人家一直不敢说,怕提督讨厌人
家……」
  「其实我也早就喜欢上长春了,而且也怕你讨厌我所以一直不敢说。看来咱
们两个真是心有灵犀啊哈哈哈……」
  提督的肉棒不停地抽动着,我温暖湿润的肉壁紧紧地包裹着它。我的呼吸渐
渐地变得急促,他的喘息也渐渐地变得沉重。
  「嗯……嗯……提督,再……再快点……」我再也忍不住,开始催促起他来。
  「哦?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哦~.」而他完全是故意没听到我说的话,又
开始调戏起人家来。
  「真是的……这么……嗯……这么害羞的话……不要让人家……嗯……,让
人家重复第二遍啊……」我欲求不满起来,开始抱怨他。
  而他笑笑没有再多说什么,身体的动作却渐渐地加快起来。
  窗外的大雨完全没有停下来的迹象,仍旧在哗哗的下着,仿佛为温暖的屋内
交合着的二人隔开了一个偌大的无人能打扰到的范围。
  提督低下头,伸出舌头舔舐着我的锁骨与耳尖。一会儿又直起身子,将我的
乳头放入口中轻轻地吮吸起来。
  「嗯……哈啊……」我舒服地发出了呼声。
  他听到我的声音后,仿佛得知了什么信号,用一只手揉搓起另一只空闲着的
乳房,两只手指轻轻地向上拔着我的乳尖,令一阵阵触电感不停地冲击着我的大
脑。
  提督的肉棒快速地在我体内抽插,搅动着小穴内的蜜液发出淫靡的「咕叽咕
叽」声;我的胸脯不停地揉搓着提督的胸膛,胸前两颗小豆豆挺立起来,随着他
的胸口不停地揉搓着他们,将一阵阵快感传遍我的身体;我的腿不自觉的伸出来,
怀绕在她的腰上,随着他的动作不停地进行着摆动;我们两人的嘴唇再一次贴合
在一起,香舌肆意地缠绕在一起……
  提督的动作越来越快,挺立的肉棒快速地摩擦着我紧贴着它的内壁,将快感
不停地从下方输送到我的大脑里。
  「长春……我……我要射了……」
  「提督……人家……人家也要去了……」
  「那我要来了……你可要全部接好了!」
  「哈……哈……哈……嗯!!!!」
  提督在抽动了最后两三下后,忽然紧紧地顶入我穴道的深处,腹肌贴在我的
小腹上,双手按住我的后背将我搂在怀里。
  我也紧紧地用双腿夹住提督的腰,头深深埋进她的胸口,两只手搂住她的脖
子,大口哈出热气吹拂着他的后脑勺。
  然后,一股热流从下身传来,灌入了我的小穴内。
  外面的雨点不停地敲击着卧室的窗户,而我则幸福的依偎在提督的怀里,躺
在他的床上,被他的胳膊搂在怀里,一边感受着他和被窝提供的温暖,一边望着
窗外的瓢泼大雨。
  「以后你的床上就要多一个住户喽~.」我转过身,面对着他笑着说到。
  「长春可是我最重要的人,别说床,以后我的东西都是你的~.」他望着我调
皮的眼神,伸出手刮了一下我的鼻子。
  「这可不像你这个小气鬼的作风啊。」
  「这也不像你这个无私奉献的小家伙的作风哦。」
  「嘿嘿,人家也是有私心的。」我没再多说什么,而是将头埋在他的臂弯里,
开心地笑了笑。
       —————————————————————
  「哼哼,你可算是起来了啊,大懒虫~.」
  我转过身望着走进厨房的提督,嘲笑着说道。
  「想不到才一天你就变得这么大胆了?」他看着我的装束,揉了揉刚睡醒的
眼睛,笑了笑说道。
  「我一猜就知道你肯定会喜欢,所以就穿出来了。人家可是为了你特意准备
的哦,还有锅里的这些早点~ !」
  此时的我,浑身光溜溜的只穿了一件提督做饭时的围裙,站在水池边洗着昨
晚提督留在里面的碗筷。围裙贴在我的身上,胸部将它撑起一个弧度,背部与下
身毫无遮拦,小穴因为昨晚的激情还微微的张开着,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呀……我的汤还在锅里炖着呢~.」
  就在我转过身照顾水池里的餐具时,提督悄悄地来到我的身后,一只手从侧
面的漏缝处伸入围裙,一掌握住了我的胸脯,揉搓起来。
  「可是长春这个样子人家实在是忍不住了嘛~.」提督一边向我撒起娇来,一
边迅速地将另一只手伸进来,享用着我柔软的第一道早饭「奶油蛋糕」。
  他的肉棒也挺立了起来,不停地剐蹭着我的大腿内侧,试图找到昨晚那个包
裹着它的温暖床铺。
  我因为他的挑逗,也开始渐渐地进入了状态。
  「那么今天的第一道早餐我就收下了哦~.」
  他一边说着,一边贴上前,将他的肉棒插入了我微微张开的小穴内,双手握
住我的胸部,一边揉着一边抽送起来。
  「嗯……嗯……」我弯下腰双手撑在灶台上,小屁股不停地挺立甚至踮起脚,
来迎合提督那高大的身躯与不住地顶入我小穴深处的肉棒。
  「提……提督……快点给人家啊,不然我的锅就要冒出来了……」
  「哈……哈……别急,咱们两个一起过去……」
  说完后,他俯下身子,贴在我的后背上,两只手始终慢慢地揉着我的胸部,
不肯离开,然后我们两个人慢慢地从水池边行进到了灶台前。
  行进途中他好像恶作剧一般,故意拖慢我的身子不肯快走,而且还不停地抽
送着肉棒,让我也因为快感而拖慢了脚步。
  终于,我们二人来到灶台前。我伸手将快要冒出锅盖的汤下的火给关掉,而
在我关掉灶台的同时,忽然直起身,一下子顶在我的最深处,将自己的精液释放
了进去。
  「看看你把人家都弄得脏兮兮的了~.」射入我体内的精液因为他拔出的动作,
带出了许多来,黏在了我的大腿上。而还有一些正顺着还未闭紧的花瓣慢慢地流
了一些出来。
  「反正今天是周末,不用上班,你就干脆一整天都穿着这个吧。」
  「哼,把人家弄得这么脏,还叫我一整天都穿着这个,要是我真这么做,晚
上我还上的去床么~.」
  「那你是拒绝喽?」
  「当然没有,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想不到才一天过去小长春就变成了这样一个坏孩子呢~.」
  「那你是不喜欢坦率的我?」
  「当热喜欢,你可是我最重要的人了……」
  两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迎着初升的太阳拌着嘴。
  窗外的天空万里无云,仿佛昨晚的大雨让云彩都掉了下来。阵阵冷风从北边
吹过来,预示着冬天的来临。而这股冷风始终吹不透这间房子里的温暖。
 —————————————————————————————————
              第三人称视角

  即便是深秋时节的天,仍旧那么的阴晴不定。
  这不,正说着,原本晴空万里的艳阳天,突然就开始下起了大雨。
  「啊呀呀呀呀!!」长春因为躲闪不及,被淋成了一只落汤鸡。
  「真是的……明明准备了刚买的新衣服来约会,却变得这么狼狈了……待会
儿要怎么见他呢……」她心中十分不安地想到。
  今天是她和提督约会的日子。
  一年前的今天,他向长春表白了。
  还记得那天,长春出征回来,受了很重的伤。
  「没事吧长春,你怎么样了?为什么会受这么重的伤?你的额头都流血了,
是不是被战列舰的主炮击中了?」逸仙焦急地问道,说话都变得语无伦次了。
  「我……我没事的,逸仙姐姐。我只是……只是被航弹砸了一下而已,没什
么大问题的……」长春颤颤巍巍的从背着她的密苏里姐姐身上下来,扶着密苏里
慢慢站直身子。但从腿部传来的一阵刺痛让她一下子站不稳,向一边倒去。
  「啊!」人群发出一声惊呼。
  「小心!」
  就在一瞬间,一个健壮的身影从人群中冲过来,一把接住了将要摔倒在地上
的她,紧紧地搂在怀里。
  提督从港区外赶了回来,第一时间就来到了港口。
  「提……提督,对不起,我受了这么重的伤,还没把任务完成……我……呜
呜呜……」长春看到这个令人安心的伟岸的身影,心中的委屈再也按奈不住,再
加上身上的伤痛,忍不住轻轻地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别哭了,我在这呢。」他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将她往怀里搂
了搂,安慰道,「只要你们能安全回来比什么都重要。」
  「这孩子为了保护差点被航弹打中的黑背豺,一把把她推开了。」旁边把她
背回来的灰头土脸的密苏里生气地「责备」她,「明明自己没什么厚重的装甲,
还要去保护一艘防空火力齐全的护卫驱逐舰。」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都怪我太大意了……」一旁的黑背豺低着头,
不住地朝这边道歉。
  「好了好了,你不要再说什么了。」这时,提督打断了她的话,「你们没做
错什么,都怪我对她们的部署没有仔细分析好,才让你们受了这么多伤。」
  他伸手摸了摸黑背豺不敢抬起的小脑袋,然后对大家说道:「好了,大家赶
快去医疗部吧。」
  于是一群人熙熙攘攘的朝着医疗部赶了过去,而长春则是被他一路抱了过去。
  当依偎在他怀里时,一种莫名的安心感笼罩了小长春的心头。就好像不管有
多大的困难,不管有多危险的境况,提督都会保护她。
  就这样,因为一次疏忽大意的出征,让二人的感情更近了一步。
  当长春在医疗部治疗时,他每天都跑来看她,每天都给她送饭。当长春准备
做修复手术时,他在手术室门外等了整整一天一夜。
  当手术室的们终于推开时,夕张说了句「恭喜,是个男……不对不对,长春
已经完全康复了。」时,他才终于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那天晚上,他背着长春回到了她的住所。
  夜晚的凉风从海面上吹拂过来,轻轻地掠过港区。秋日的晴空皓月高悬繁星
闪烁,为情意盎然的二人照亮了回家的路。
  「谢……谢谢你这么关心她,提督。」长春趴在提督那宽厚的背上,脸颊贴
着他的后颈,幸福地说道。
  「不用谢,毕竟你是……你是她的唯一啊。」
  提督突然站在原地,从口中突兀地轻声地说出这句分量十足的话。
  「唉?什……什么?」长春的脸蹭的一下红成了熟苹果,灼烧着提督那被晚
风吹得冰凉的脖子。
  「因为她早就喜欢上长春了啊,喜欢你的一颦一笑,喜欢你因为害羞而手足
无措的样子,,喜欢你自信的笑容,喜欢你为了保护他人挺身而出的样子,喜欢
你为了不让他人担心而露出的笑容……」提督站定在原地,将长春搂紧,仿佛下
了非常大的决心一样,大声的说着自己早就深埋在心中的话。
  「其……其实她也早就喜欢上提督了!」
  长春紧闭着双眼,将脸埋下来,也大声的喊出了早就隐藏在她心中的话。
  就这样,二人不明不白又顺其自然地在港区最中心的广场上互相表白了。没
那么浪漫但又十分顺理成章。
  当然,要忽略掉那些因为他们俩个大声喊完后就从草丛里和墙角后一涌而出
的其他人——她们也早就在等这一天,一直在二人背后悄悄跟着。
  「雨好大啊……」穿着湿淋淋的衣服,长春忧虑地望着不见放晴的天空,盘
算着今天的约会该怎么办。
  「嗯?长春,你怎么在这儿?」忽然,从背后传来一声十分熟悉的呼声。
  「啊!提督?你怎么在这儿?」她回过头,十分惊慌地问道。
  「因为这里是她家啊。」提督站在门口,无奈地笑了笑。
  长春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来自己不知不觉地走到了提督的住所。
  「看你都淋成这样了,快进来坐坐吧。」提督十分心疼的对她说道,然后不
等长春反对,不由分说地拉起她那因为淋雨而变得冰凉的小手,走进了他的家。
  「感觉怎么样了?」当长春在他住所的洗了个澡,身上裹着一条米黄色的浴
巾,光着脚丫散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中走出来时,提督关切地问道。
  「感觉好多了!」长春开心地回答道。
  「那就坐下来喝杯热茶吧。多喝些热水有助于驱散体内的寒气,不然可是会
感冒的。来,她来帮你擦一下头发。」
  就这样,提督坐在一旁仔细地擦拭着长春的头发,而长春坐在沙发上小口小
口地喝着他亲手泡的热茶。因为第一次在提督面前穿得这么少,她心中非常害羞
又非常期待。
  非常期待今天他能做出一些擦头发之外的事情。
  窗外大雨瓢泼,仿佛老天爷在故意使坏让长春无法回家。炒豆一般的雨点声
将提督的房子与外界隔绝开来,让这个不算太大的房间比起屋外显得更温暖了些。
  「啊嘁!」
  一阵冷风从窗户缝中漏出来,长春打了个喷嚏,忍不住打起冷颤。
  忽然,一双温暖的大手从背后伸过来,将她轻轻搂住。
  「冷么?」一个声音在长春背后温柔地问道。
  「原本有些冷……现在不冷了。」长春享受着提督温柔地拥抱,轻轻地回答
道。
  因为害羞与一些别的因素,她的身体逐渐变得十分滚烫,红晕也悄悄爬上了
她的脸颊,像是醉了一般。
  提督见长春没有反感,手上的动作也开始大胆了起来。
  「嗯!」感觉到一个冰凉的东西伸进她裹着的浴巾中,长春忍不住打了个哆
嗦。
  「怎么……讨厌么……」提督关切的问道,「果然还是太唐突了么……」
  「没,没有的事情!」长春急忙喊道。
  「只是……还没有做好准备……」
  「没关系,交给她就行了。」
  得到了她的允许后,提督的动作便放开了起来。
  他的右手轻轻地抚摸着长春的小腹,然后穿过她的胳膊虚掩着的防线,握住
了她的乳肉,轻轻地揉起来。
  「嗯……哈……」一股舒服的感觉从胸部传过来,渐渐地遍布了全身。长春
忍不住在提督怀里扭了扭,呼吸也开始重起来。
  他的手指托起她的乳肉,十分温柔地上下揉搓着它。
  「呀!」一股触电般的感觉从胸顶的小樱桃上传过来,让长春忍不住叫了出
来。
  提督突然伸出手指拨弄起她的乳尖来。食指和拇指轻轻捏住小樱桃,来回地
左右搓动着,而另外三指托住她的「小熊猫」,用十分缓慢的速度上下颠动着。
  另一只左手也不闲着,捉住了另一只白嫩的「小熊猫」,用同样的方式揉搓
着。
  「怎么样啊?」
  「酥酥的,麻麻的……但是,好……好舒服……」
  她的身体越来越燥热,忍不住抖了抖身子,将裹着的浴巾松了开来。
  洁白的胴体,就这样毫无遮拦地呈现在了提督面前。
  因为开始发情了的缘故,下身的蜜穴传来一阵阵的搔痒,让长春不自觉地夹
紧了双腿,扭动了两下。
  提督也忍不住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将自己脱了个精光。
  「提督,我……我有些紧张……」长春转过身面对着提督,双手抱在胸前,
十分紧张的说道。
  而提督轻轻地牵起长春的手,将脸凑上她的跟前然后慢慢地搂住了她的腰。
  「别怕,慢慢来就好。」他眼中溢满了爱意,轻声说道。
  两人的距离自然地越贴越近,她的手自然地搭上了他的肩膀,两人的脸自然
地凑近,两人口中哈出的热气不停地打在对方的鼻尖上……
  终于,他忍不住凑上来,吻住了她的嘴唇。
  她软乎乎的「奶油蛋糕」紧贴在他宽厚的胸膛上,随着二人左右摆动的动作
「按摩」着他那结实的胸大肌。
  她们二人的嘴唇紧贴在一起。他的舌头轻轻地伸进她的嘴中,慢慢搅动着她
的小舌。她笨拙的想要迎合他,但每次尝试都以失败告终。
  「不用太勉强哦,交给我就行了。」他抬起头,看着她的眼睛说道,然后又
一次吻上来。
  她的舌头被他不停地挑逗着,两人的口中不停地发出含糊不清的「嗯……嗯
……」声与口水被搅动的声音,两人交换着唾液,就像是在饮着琼浆一般。
  「嗯……」她被他搂在怀里,两人的头不停地扭动,像是跳着一支奇怪的求
偶舞。
  过了好一会儿,二人才分开。嘴唇与嘴唇分开时,他们两个拉出了一到透明
色的桥。
  「哈……哈……」长春的眼神迷离,刚刚二人激情热吻的剩余「产品」顺着
她的嘴角缓缓流下,滴落到她的胸脯上。
  「长春,我想……」提督任性的提出了他的要求。
  而长春早就感觉到一根滚烫的肉棒顶在了她的大腿上,在刚刚二人接吻时来
回摩擦着她紧致的大腿肉。
  「其实人家也早就……」她害羞地低下头,回应道。
  其实她的蜜穴早就等不及了,现在已经开始慢慢溢出已经装不下的爱液了。
  提督将长春的手掌轻轻地放在他的手心里,然后躺在沙发上,慢慢地引导她
跨坐在她的腰上。
  那根挺立的肉棒,正紧贴在她的小屁股上。
  「来,现在慢慢地坐起身……很好,然后用一只手扶住肉棒……嗯……好的,
然后对准你的小穴……非常好,来把手给她。」
  他像在教一个初生的婴儿一般手把手地将她安置在了他的肉棒上方,她的花
瓣贴上他已经充血的龟头,从那里传来一阵温暖的触感。
  「好,然后慢慢地坐下来……」
  「嗯……哈……」
  长春顺着提督的指引,缓缓地将腰放下来。
  提督的肉棒推开她紧闭的花瓣,然后渐渐没入了她的甬道内。一股奇妙的感
觉从下身传来,然后传遍了全身。
  「呵呵呵,长春真是个敏感的孩子呢。」感受着早就湿透的小穴,提督故意
调戏她说,「原来你早就等不及了啊。」
  「真……真是的,提督真讨厌!这种时候还要戏弄人家……」被得知了秘密
的长春脸颊通红,生气的对他撒娇道。
  随着她的身体缓缓下降,长春的小穴渐渐吞没了提督那矗立的「高塔」。肉
棒紧紧地被肉壁包裹着,随着她的动作不停地摩擦着温暖湿润的通道。
  「……嗯~ !」
  最终,长春坐在了提督的腰身上,随着一身轻哼,用来维持她处子之身的最
后一道屏障被彻底打破。温热的血液流淌到了他的「塔顶」之上。
  「以后,长春就是提督的人了。你可要对人家负责哦!」她向他撒娇道。
  「那当然,以后长春就是她最重要的人了!」他躺在沙发上咧开嘴角,笑盈
盈她说道。他脸上那和煦的阳光,将她身体里最后一点寒意驱散的一干二净。
  「那么,我可就不客气了哦~.」
  「哎呀!」
  随着她的一声惊呼,提督忽然坐起身,搂着长春的腰,将二人换了个位置。
  现在的长春,躺在沙发上,两条腿张开,身体因为发情而变得滚烫十足,双
手向上举过头顶,身体再也没有任何防备。
  她的双眼盯着提督那英气的脸庞。他的眼神里满是期待与浓浓的爱意。
  「讨厌,你欺负人家~.」
  「哈哈,毕竟这样方便一些呢。」
  然后,提督双手搂住长春的腰,扭动起他的腰身,开始将他的肉棒在她的小
穴内抽插起来。
  「嗯……嗯~ ,这……这感觉好神奇,一根温暖的东西在她的体内不停搅动,
但她不但不讨厌,还非常喜欢这种感觉……」
  「哈……哈……那是因为,长春可是我最重要的人啊。只有二人两情相悦时,
才会有这么奇妙的感觉哦~.」
  「其实人家早就喜欢上提督了,但……但是人家一直不敢说,怕提督讨厌人
家……」
  「其实我也早就喜欢上长春了,而且也怕你讨厌我所以一直不敢说。看来咱
们两个真是心有灵犀啊哈哈哈……」
  提督的肉棒不停地抽动着,长春那温暖湿润的肉壁紧紧地包裹着它。她的呼
吸渐渐地变得急促,他的喘息也渐渐地变得沉重。
  「嗯……嗯……提督,再……再快点……」长春再也忍不住,开始催促起他
来。
  「哦?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哦~.」而提督完全是故意没听到她说的话,
又开始调戏起长春来。
  「真是的……这么……嗯……这么害羞的话……不要让人家……嗯……,让
人家重复第二遍啊……」她欲求不满起来,开始抱怨他。
  而他笑笑没有再多说什么,身体的动作却渐渐地加快起来。
  窗外的大雨完全没有停下来的迹象,仍旧在哗哗的下着,仿佛为温暖的屋内
交合着的二人隔开了一个偌大的无人能打扰到的范围。
  提督低下头,伸出舌头舔舐着长春的锁骨与耳尖。一会儿又直起身子,将她
的乳头放入口中轻轻地吮吸起来。
  「嗯……哈啊……」长春舒服地发出了轻呼。
  他听到她的声音后,仿佛得知了什么信号,用一只手揉搓起另一只空闲着的
乳房,两只手指轻轻地向上拔着她的乳尖,令一阵阵触电感不停地冲击着她的大
脑。
  提督的肉棒快速地在长春体内抽插,搅动着小穴内的蜜液发出淫靡的「咕叽
咕叽」声;长春的胸脯不停地揉搓着提督的胸膛,胸前两颗小豆豆挺立起来,随
着他的胸口不停地揉搓着他们,将一阵阵快感传遍她的身体;她的腿不自觉的伸
出来,怀绕在提督的腰上,随着他的动作不停地上下摆动着;她们两人的嘴唇再
一次贴合在一起,香舌肆意地缠绕在一起……
  提督的动作越来越快,挺立的肉棒快速地摩擦着长春紧贴着它的内壁,将快
感不停地从下方输送到她的大脑里。
  「长春……我……我要射了……」
  「提督……人家……人家也要去了……」
  「那我要来了……你可要全部接好了!」
  「哈……哈……哈……嗯!!!!」
  提督在抽动了最后两三下后,忽然紧紧地顶入长春穴道的深处,他的腹肌贴
在她的小腹上,双手按住她的后背将她搂在怀里。
  她也紧紧地用双腿夹住提督的腰,头深深埋进她的胸口,两只手搂住她的脖
子,大口哈出热气吹拂着他的后脑勺。
  然后,一股热流从下身传来,灌入了她的小穴内。
  外面的雨点不停地敲击着卧室的窗户,而长春则幸福的依偎在提督的怀里,
躺在他的床上,被他的胳膊搂在怀里,一边感受着他和被窝提供的温暖,一边望
着窗外的瓢泼大雨。
  「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提督「大方」地宣布到。
  「那以后你的床上就要多一个住户喽~.」长春转过身,面对着他笑着说到。
  「长春可是我最重要的人,别说床,以后她的东西都是你的~.」他望着她调
皮的眼神,伸出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这可不像你这个小气鬼的作风啊。」
  「这也不像你这个无私奉献的小家伙的作风哦。」
  「嘿嘿,人家也是有私心的。」她没再多说什么,而是将头埋在他的臂弯里,
开心地笑了笑。
——————————————————————————————————
  「哼哼,你可算是起来了啊,大懒虫~.」
  长春转过身望着走进厨房的提督,双手叉起腰,嘲笑着说道。
  「想不到才一天你就变得这么大胆了?」提督看着她的装束,揉了揉刚睡醒
的眼睛,笑了笑说道。
  「我一猜就知道你肯定会喜欢,所以就穿出来了。人家可是为了你特意准备
的哦,还有锅里的这些早点~ !」
  此时的长春,浑身光溜溜的只穿了一件提督做饭时的围裙,站在水池边洗着
昨晚提督留在里面的碗筷。围裙贴在她的身上,胸部将它撑起一个弧度,背部与
下身毫无遮拦,小穴因为昨晚的激情还微微的张开着,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呀……我的汤还在锅里炖着呢~.」
  就在长春转过身照顾水池里的餐具时,提督悄悄地来到她的身后,一只手从
侧面的漏缝处伸入围裙,一掌握住了她的胸脯,揉搓起来。
  「可是长春这个样子人家实在是忍不住了嘛~.」提督倒冲她撒起娇来,一边
说着一边迅速地将另一只手伸进来,享用着她柔软的第一道早饭「奶油蛋糕」。
  他的肉棒也挺立了起来,不停地剐蹭着长春的大腿内侧,试图找到昨晚那个
包裹着它的温暖床铺。
  「嗯……提督,你真坏~.」长春因为他的挑逗,也开始渐渐地进入了状态。
  「那么今天的第一道早餐我就收下了哦~.」
  提督一边说着,一边贴上前,将他的肉棒插入了长春微微张开的小穴内,双
手握住她的胸部,一边揉着一边挺起要来前后抽送起来。
  「嗯……嗯……」长春弯下腰双手撑在灶台上,小屁股不停地挺立甚至踮起
脚,来迎合提督那高大的身躯与不住地顶入她小穴深处的肉棒。
  「提……提督……快点给人家啊,不然我的锅就要冒出来了……」
  「哈……哈……别急,咱们两个一起过去……」
  说完后,他俯下身子,贴在她的后背上,两只手始终慢慢地揉着她的胸部,
不肯离开,然后他们两个人四腿慢慢地从水池边行进到了灶台前。
  「嗯……嗯……你……你不要捣乱啊~.」行进途中提督好像恶作剧一般,故
意拖慢长春的身子不肯快走,而且还不停地抽送着肉棒,让她也因为快感而拖慢
了脚步。
  终于,二人来到灶台前。长春伸手将快要冒出锅盖的汤下的火给关掉,而在
她关掉灶台的同时,提督忽然直起身,一下子顶在她的最深处,将自己的精液释
放了进去。
  「看看你把人家都弄得脏兮兮的了~.」射入长春体内的精液因为提督拔出的
动作,带出了许多来,黏在了她的大腿上。而还有一些正顺着还未闭紧的花瓣慢
慢地流了一些出来。
  「反正今天是周末,不用上班,你就干脆一整天都穿着这个吧。」
  「哼,把人家弄得这么脏,还叫我一整天都穿着这个,要是我真这么做,晚
上我还上的去床么~.」
  「那你是拒绝喽?」
  「当然没有,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想不到才一天过去小长春就变成了这样一个坏孩子呢~.」
  「那你是不喜欢坦率的我?」
  「当热喜欢,你可是我最重要的人了……」
  「哎哎哎,你怎么又对人家动手动脚,先吃饭啊!」
  「不急,我该品尝第二道菜了~ ……」
  两人就这样你一言她一语的,迎着初升的太阳拌着嘴。
  窗外的天空万里无云,仿佛昨晚的大雨让云彩都掉了下来。阵阵冷风从北边
吹过来,预示着冬天的来临。而这股冷风始终吹不透这间房子里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