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苍先生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古典 > 【战舰少女同人 纳尔逊篇】

【战舰少女同人 纳尔逊篇】



  军礼服,吊带袜靴都没有脱,就这样静静地趴在床上,恬静的月光透过窗帘,
朦胧地洒进漆黑一片的房间里,纳尔逊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里的了,一
片乱麻的脑海里,还回荡着方才发生在港口的一切牵住了妹妹罗德尼的手,他满
怀歉意地望向了自己「抱歉啊……纳尔逊……」
  「这有什么关系?」放在腰间佩剑上的手微微发颤,强装轻松,红着眼圈,
纳尔逊转过身,给了他最后一个微笑「要好好照顾罗德尼哦。」
  对于三人这种纷繁复杂的关系,纳尔逊早在撞见罗德尼拥吻住他时就想做出
一个了断,只是这个结果无论对于谁,都不会轻松,顾虑到罗德尼,纳尔逊也没
办法早早地捅破这层底线,就这样一直纠缠不清到刚才
        自己以一种完败的方式退出了三人的感情
  翻身侧卧,纳尔逊不再忍耐,任凭左眼的泪水滚落在枕头上,自己这独眼,
看来是永远把握不住自己和他之间的距离了「我……我还是爱你的啊……」往事
不断涌上心头,初遇也好,相恋也好,甚至是身体与心灵合二为一也好,明明都
是自己先的,为什么他选了罗德尼呢……自己哪里比不上妹妹了……但是妹妹的
幸福也很重要啊……那自己的幸福呢……
  「他现在应该在陪罗德尼吧……真狡猾……」
  不断陷入矛盾与纠结,纵使心里明白现在再想这些已经于事无补,但是思绪
依然无法暂停地朝着更混乱地地方奔涌「真不甘心……我到底哪里比不上罗德尼
啊……」
  但是一阵从枕头和被子上透出来的淡淡的味道,让她稍微平静下来
               他的味道
  「你也在我这里睡了这么久了啊……连床上都是你的味道……」
  细细嗅着枕头上残留着的气息,把被子卷成一条,纳尔逊用修长的双腿夹住
了被子,轻轻摩擦,和他的每一个时刻,做过的每一件事情,以及大多数情况下
他都在床上和她做的,都清晰地浮现了出来「人啊……总是在失去之后才懂珍惜
呢……我也一样啊……」
  右手慢慢摸进了黑色的弹性胖次里,一点水迹已经沁上了薄薄的布料,纤细
的手指拂过了花瓣,在小豆豆前停了下来,左手把被子紧紧捂到鼻子前,纳尔逊
贪婪地捕捉着每一丝他的气味,来着身体深处的瘙痒和寂寞愈加折磨着她,最终
让她轻轻点上了包在花瓣里的小豆豆「这副身体……已经被你调教的越来越像个
女人了……但是你又这样撒手不管……太狡猾了……」
  不顾眼泪抹上被子,纳尔逊只是把脸埋进被子里,寻找着那还残次着的一点
点回忆,身体随着手指的深入微微颤抖,慢慢弓起身体,虽然已经能感受到指间
产生的粘稠,但纳尔逊却得不到她想要的绝顶「就算是小豆豆……手指……不管
怎么样都到不了啊……」
  「是么?」
  一只温暖的手盖上了还在小豆豆上努力的手指,握住了她的手后,略显粗糙
的手指熟练地翻开了花瓣,逮住了微微探头的小豆豆,细细搓揉的同时,左手也
从她的腰下穿过,一点一点解开了军礼服「诶?呜!」一下子的刺激让纳尔逊想
夹住那只手,但双腿之间阻隔着的被子,让她的计划落空了「你,你怎么到这里
来了???」还是自由的左手慌忙抓住了在自己下身肆虐的手指,扭过头的纳尔
逊,马上闻到了那再熟悉不过的味道
                 他
  「你连门都没关好,选了你妹妹就这么受打击?」
  「你……」不顾还插在胖次里的手,纳尔逊一个翻身,揪住了他的衣领,怒
目圆睁,无穷的责难和质问,甚至辱骂也已经到了唇边,但就像被鱼刺卡在喉咙
里一样,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哽咽了两下,纳尔逊再也忍受不住,扑到他怀里
痛哭流涕……
  「我,我到底哪里不好了……就因为我残疾吗……」宣泄了一通情绪后,靠
在他肩膀里,闻着让自己安心的味道,纳尔逊喃喃自语「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像个
小女孩一样哭哭啼啼的,真是,怎么可能是因为你的身体啊,」像父亲一样抚摸
着她的头,他的言语间充满了温柔,丝毫不像才伤过她心的人「你的身体是最棒
的,明白吗?」认真地盯着纳尔逊的左眼,他坚定的语气不容置疑「那……」
  「你是最了解罗德尼的人吧?如果因为这个伤害了别人,我作为总指挥还能
顶下来,万一她伤害自己怎么办?」
  言之在理,纳尔逊默默无言地吸着鼻子,末了,她捧起了他的脸,同样认真
地说道「既然你选择了罗德尼,那答应我,像这样私下里见面,这次是最后一次
了好吗,一定要对罗德尼好。」
  什么也没有说,他只是轻轻在纳尔逊的唇上点了一下,而后紧紧搂住了她
「好,答应你,说起来,你刚才是不是在自我发电?」
  「诶?!没!没有!」瞬间羞红了脸,纳尔逊把脸紧紧贴到了他的胸口,不
让他看见自己的表情「别骗人了,还说自己的手指不行什么的,」好像是遗忘了
还插在胖次里,捏着花瓣的手指,他轻轻驱动手指,引得她一阵惊叫「我可不是
聋的啊。」手指探进了重新变得湿润的小穴,慢慢在肉壁上寻找快乐,拇指也不
忘照顾寂寞的小豆豆,双管齐下,他含住了纳尔逊发烫的耳朵「最后一次了……
再好好来一发怎么样?」
  「嗯……」
  拇指打着转,推挤着小豆豆附近的嫩肉,时而扣住小豆豆,轻轻抖动,小穴
里的食指中指向上弯曲,随着拇指的韵律搅动着湿滑的小穴,纳尔逊随着他的手
指不断颤抖,大腿虽然紧紧夹住了邪恶的手臂,却不能阻止手指的挑动,自己不
能带来的快乐,他的手指轻轻松松就能办到,搂住了他的脖子,纳尔逊并没有注
意到自己的口水已经顺着嘴角滴到了他的脸上,时而弓起腰,时而又贴到他身上,
纳尔逊已经准备好迎接快乐的巅峰了,不过……
  在纳尔逊不解的目光中,他抽出了手指,捻了捻滑腻的手指,他轻轻把手指
塞进了纳尔逊嘴里,满意地感受到软软的舌头舔上了满是淫水的手指,他就这样
看着纳尔逊认真地吮吸着漏出指间的口水,从灵活的舌头里撤出了手指,他把口
水抹回了纳尔逊的唇上,坐起身体,他慢慢拉下了裤链,冒着热气的肉棒一下子
弹了起来,在空气里微微跳动朝她勾了勾手指,纳尔逊心领神会,双手放在他的
大腿上,虽然已经不是一次了,但她还是羞红着脸,扭扭捏捏地张开了小嘴,慢
慢吻在了肉棒头上,稍稍习惯了以后,吞下了粗壮的肉棒「明明已经教了你这么
多次了,还是这么生疏啊。」撩起纳尔逊耳边的秀发,他抚摸着她的头顶,享受
着口腔里的湿热和小舌头有意无意的挑拨如果无视掉牙齿时不时磕到肉棒的话,
这样的口交还是很棒的「呜……呜唔,吸溜……」刚想开口反驳,口水又不当心
顺着肉棒流了下来,纳尔逊急忙吸掉了沿着肉棒流淌的口水,她还没有掌握好到
底要怎么控制口水,却惹得他一阵舒爽「吸溜……嗯……嘶……呜……吸溜嗯…
…吸溜……」但是口水却越吸越多,每一次去吮吸流下来的口水,就有更多的口
水顺着嘴巴滴出来,赶忙用手接住口水,再握住了被口水浸透的肉棒,纳尔逊希
望这样可以阻止口水继续下流「额啊……这样的笨拙……也不错啊……」头朝后
仰,他按住了纳尔逊的头,肉棒朝着她的喉咙里挺进,想要在喉咙的深处喷射出
来「呜?!呜呜呜——咳咳,不行!」睁大眼睛,纳尔逊拼命摇头,双手撑在他
腿上,奋力吐出了肉棒,然后马上用手指掐住了肉棒的根部,虽然大部分精液都
被阻止住了,但一些精液还是喷到了她的脸上,异常淫靡「额……你啊……」解
开了纳尔逊领口的最后一颗纽扣,一对只手可握,温软如玉的欧派冲破了衣物的
束缚,在空气里随着主人的喘息上下起伏,脱下了她的弹性黑色胖次,他把纳尔
逊抱到了自己身上,肉棒口对准了微微张开的花瓣,也不急于突破,他就这样让
淫水滴在肉棒上,自己则含住了左边挺起的乳头「啊~等一下……衣服……先脱
掉啊~」充血的乳头被牢牢吸在嘴里,他的一只手臂抱住了纳尔逊后背的同时,
另一只手也爬上了右边的欧派,捏住了乳头「嗯——轻一点啊……啊~嘶……嗯~」
抱住了他的头,两边的攻势让纳尔逊跪在床上的双腿发软,几次想要吞没掉高耸
的肉棒,但是紧紧搂住她后背的手臂支持着她的身体,让肉棒头始终亲吻着花瓣,
就是不进入早已泛滥成灾的小穴「不要捉弄我了啊~呀!快点进来啊!嗯~呀~」
感觉浑身的力气都被他吸走了,纳尔逊的双手搭在他肩膀上,轻轻乞求道松开了
湿淋淋的乳头,他重新躺了下去,双手抚摸着她黑色的吊带袜靴上裸露出来白皙
的大腿,看着她掀起裙摆,牵着肉棒对准微微张开的花瓣,犹豫着向下放着身体
「刚才不是很想要,现在又这么纠结?我来帮帮你怎么样?」按住了纳尔逊的侧
腰,他双手用力,一下子把她整个人压了下去,小穴一口气吞没了肉棒,肉棒头
则已经狠狠地撞在了娇嫩的花心上「呀啊啊啊啊啊——呜!!!」猛然向后甩头,
欧派也随着身体的后仰向上颠起,纳尔逊在吃下他的肉棒的一瞬间到达了高点,
双手撑在他的膝盖上,慢慢调整好呼吸,她开始慢慢的上下扭动腰肢,吞吐着他
健硕的肉棒而他则闭上眼睛,充分享受着长期的锻炼所带来的紧实感,此时的小
穴就像一张小嘴一样,吐出蜜汁的同时不停吸吮着黏滑的肉棒,纳尔逊趴开的双
腿又好像缩短了小穴的长度,肉棒轻轻松松就可以顶到花心,惹得纳尔逊每次放
低身体都是一阵震颤,不管哪一次,她的花心都这么敏感,虽然肉棒不能全根没
入,不过……会有办法的「嗯……啊~啊……啊~哦……嗯~啊……啊~啊……」
淫水很好地起到了润滑的作用,慢慢的,纳尔逊小穴里传来的快感逐渐填满了全
身,快乐的声音从喉咙里跳了出来虽然紧致的小穴是很舒服,不过这实在有点太
慢了,她就好像一分钟才抬起一次腰,过一分钟再慢慢放下去,这样下去他都快
要睡着了,扶住了纳尔逊的腰,他开始毫不留情地进攻起来「啊?啊—嗯~啊啊!
喔~轻点……好快呀~咿~嗯~啊呀~」欧派随着身体的起伏上下抖动,吐气如
兰,纳尔逊的花心每一次都被肉棒准确命中,撑着他膝盖的双手已经感到无力,
向前扑倒在他身上,纳尔逊毫不在意自己的口水打湿了他的胸口,沉浸在快乐的
浪潮里,纳尔逊伸出双手,抱住了他的脖子,轻轻舔了起来托住纳尔逊翘弹的屁
屁,他再次加快了冲撞,大量的淫水随着碰撞溅到了床上,小穴的收缩也达到了
前所未有的频繁,他知道纳尔逊快要高了「要去了吧……要我再快点么?」
  「嗯!嗯!啊~要!要去~啊啊啊~额啊~要去啊~咿要死~啊~啊~啊…
…再快点~嗯~哦!啊耶~咿呀~哦~」纳尔逊松开了抱着他脖子的双手,重新
跪直了身体,她头向后扬,左眼微微向上翻白,手掌撑在他湿漉漉的胸口,腰肢
配合着他的抽插上下扭摇,蜜汁四溅「那就让你去吧!」奋力抽送着肉棒,就像
一台倒置的打桩机一样,巨桩毫不留情地开垦着花心,不断想要含住肉棒的花心,
焦急地流淌出大量黏液「呜呜呜呜——啊啊啊~咿呀~哦!咿!啊啊啊~呜~要~
呜要!要去呀~呀啊~去呀~呀!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媚眼如丝,
纳尔逊像骑马一样抓住了他胸前的衣服,上下颠动身体,口水混合着精液流淌在
下巴上,再也无法忍耐,纳尔逊一下子坐在他身上,身体向后弓去,小穴完全吞
下了整个肉棒,花心终于含住了期待已久的肉棒头,拼命吮吸,小穴收缩到了前
所未有的紧,大量淫水从小穴的各个角落涌出「额——去啊!」被这样的小穴紧
紧缠绕,他也忍耐不住喷射的冲动,腰间一松,一大股精液朝着还在吮吸的花心
喷射而出,满满的灌饱了整个小穴,来不及被小穴吸掉的,也顺着淫水从小穴口
慢慢流了出来「呜呜呜呜呜呜——咿啊!!!」
  被喷射的精液一刺激,纳尔逊忍不住浑身颤抖,双腿无力支撑身体,她一下
子倒在他怀里,大口喘着粗气,纳尔逊抚摸着他的脸庞,眼泪再一次涌了出来
「不要离开我……」
  ……
  「那是时候该说再见了……」蜷缩在他身上,纳尔逊伸手想要拿过落在床上
的黑色胖次,却被他一下攥在手里「干什么啊……快还给我……」俏脸一红,纳
尔逊想要抢过他手里的贴身衣物,却被他一下抓住了手腕「你不会以为我只能一
发完事吧?」蹭了蹭她的鼻尖,他又横手揽过了纳尔逊的腰,刚才还在英勇拼搏
的肉棒没有丝毫软下去的意思,浑身沾满蜜汁,在月光下闪着水光「还,还要啊
……」虽然有点不情愿,但想着也是最后一次了,纳尔逊还是骑上了他的身体,
却被他拍了拍屁屁「下来,手撑好。」
  「后,后面啊……很难为情的啊……」双手撑在床上,双膝并拢,纳尔逊羞
涩地转过了头,每次从后面进来她都有点抵触
            因为实在有点太羞耻了
  掀起了上衣的下摆,他的手掌扶上了吹弹可破,弹滑翘嫩的屁屁,指甲轻轻
刮着肌肤,一只手大力揉捏着紧致的臀肉「真不愧是平时严于律己的纳尔逊啊…
…一丝赘肉都没有……」把两片翘臀挤到一起,再掰开,他弯腰吻上了纳尔逊低
陷下去的柳腰,一点一点地舔着她的臀线「就算……这样嗯~讨好我哦~也没用
的啊……」抓住了身下的床单,纳尔逊微微分开了双腿,淫水混合着刚才的精液
滴在床单上,牵出了一道丝线「啊……诶?!等一下!那里是!」
  「嗯?我说过要把你的身体开发一遍吧?」手指不安分的扣上了微微鼓起的
小菊花,他微微一笑,轻抚着菊花上的褶皱,他很满意地看着菊花随着手指的动
作一下一下地起伏,像是在呼吸一样「那里不对啊!不是那里!不是那里!别,
别动啊!啊!怎么,怎么舔啊!咿~」一条邪恶的舌头慢慢打转,细细舔舐着小
小的褶皱,肌肉慢慢松弛下来,舌尖趁机刺进了菊花,挑动起来「很,很脏的啊
——不要舔呀!咿呀!」咬紧牙关,巨大的羞耻心和刺激让纳尔逊忍不住收起了
大腿,腰肢左右摇晃着,试图逃离魔口「别动。」双手按住了她的翘臀,左右拇
指扒开了纳尔逊的两片臀肉,舌头突破关口,肆无忌惮地在她的身体里游荡「呜
……呜呜呜……」抱住了面前的枕头,纳尔逊紧紧咬住了枕头,巨大的羞耻感席
卷了她的全身,小穴里分泌出的蜜汁顺着大腿,一点一点打湿了吊带袜,从菊花
里抽出舌头,他借着口水的润滑,一根食指轻轻松松钻进了菊花,肆意搅动起来
「呜呜呜……嗯~」从小腹开始,纳尔逊的身体轻轻抖了起来,身体里的异物感
让肠子紧紧包裹住了手指,第二根手指接踵而至,另一根食指也插进了菊花,左
右撑开了肌肉,他轻轻朝里吹了一口气,纳尔逊抖得更厉害了「哦~好漂亮的粉
红色啊……」
  一前一后地突刺着,纳尔逊颤抖的腰腹就要贴到床上了,从花瓣上滴下来的
淫水在她身下形成了一汪水潭,大腿内侧的吊带袜一片潮湿,终于,他慢慢抽出
了手指,在她的屁屁上擦了擦后,伸手在口袋里掏着什么「哈……呼啊……哈啊
……终于结束了吗……」松开了咬着的枕头,流淌出的唾液已经打湿了大片枕头,
也不顾黏滑,纳尔逊就枕在这枕头上,小口喘着气「我觉得你想多了。」一个细
细的尖嘴突然挤入了菊花,随之而来的是大团冰凉的液体涌入了纳尔逊的肠道
「咿!呜呜呜呜呜呜!」突然的刺激让括约肌一下子紧紧夹住了身体向前冲去,
又被他一掌按住了后背慢慢拖回了自己身下「不做好润滑工作,可是要受伤的哦。」
挤出了一半的润滑剂后,他拔出了长嘴瓶,离开括约肌的时候,尖嘴还牵出了一
条银丝,在手指上挤出一点润滑液,他把食指中指并拢,轻轻塞进了纳尔逊的菊
花「呜……呜呜——!」肚子里的冰凉感又加上了再度袭来的异物感,手指在体
内分开,上下挤压,搅动着润滑剂,纳尔逊的体温慢慢加热着润滑剂,充分翻搅
后,他拔出了手指,在耸立的肉棒上挤上了厚厚的润滑剂,用手均匀抹开,他看
了一眼一张一合的菊花,又把剩余的润滑剂挤到了菊花口,并把肉棒顶了上去
「诶?等一下等一下!太大了不行的啊!进不去啊!停下来停下来!」拼命阻止
着他,纳尔逊想要向前爬开,被他一下抱住腰,动弹不得「没事的,放松,身体
放轻松,别紧绷着,呼吸,放松。」趁着菊穴张开的一瞬间,肉棒的尖端挤进了
菊花,在润滑剂的作用下缓缓推进,最终成功把整个龟头推进了菊穴里「呜——
呜哇啊啊啊!好痛!痛死了停下来!好胀啊!好难受!不要了求你了!」大滴的
眼泪从纳尔逊的左眼里滚滚流下,拼命想要逃开身体,无奈他那像铁钳一样的手
臂紧紧抱住了她,并且还在一点一点地向前推进「深呼吸,没事的,一会儿就好,
别紧张,放松,放松,呼吸……」嘴里轻轻安慰着纳尔逊,他并没有停下肉棒的
进攻,拖的越久反而越糟糕,得益于刚才充足的润滑工作,虽然有点艰难,但肉
棒还是一点一点地挤进了菊穴,最终得以全根没入,菊花的褶皱已经看不见了,
括约肌紧紧勒住了肉棒的根部,长长的舒了口气,他并没有继续下一步的动作,
而是趴到纳尔逊的身上,分散起了她的注意力「还疼么?」双手揉上了纳尔逊悬
着的欧派,指尖搓揉着乳头,他轻轻地询问着她的状况,多亏了轻柔的动作和大
量的润滑剂,下身已经不再疼痛,只是酸胀感和强烈的异物感让纳尔逊难受至极,
稍微靠着胸部的快感分散了一点注意力,她停下了哭泣,在菊穴异常酸胀的同时,
她居然感受到了一丝痒痒的感觉「好胀啊……拔出去吧……求你了……」泪眼婆
娑地看着他,纳尔逊希望这种痛苦的行为快点结束,但是他不这么想,刚刚侵入
了纳尔逊娇嫩菊穴的肉棒,马上就被一股前所未有的压迫感和温热感紧紧包裹,
严丝合缝,纳尔逊身体的异物感让她的菊穴想要马上排出这个巨物,肠道因此产
生的蠕动更是像一个黑洞一样把肉棒向更深的地方吸去,菊花口括约肌有节奏的
勒紧放松,不断刺激着他的肉棒根「好好,我拔出去,但是,很爽啊纳尔逊……」
慢慢抽出肉棒,包裹着肉棒的肠子一圈一圈地向后收缩,就好像挽留着肉棒一样,
抽到一半,他又把肉棒重新顶了回去「呀啊!不是说好抽出去的吗!怎么出尔反
尔!你这个没有信用的家伙!」被顶到不知所措的纳尔逊,开口责难起了他「我
是说过拔出去啊……但是我没说过拔多少啊……」扶住了纳尔逊的屁屁,他已经
开始慢慢地做起活塞运动,菊穴也已经有点习惯这根巨物,肠道主动分泌出液体,
配合着润滑剂一起润滑「而且,也没有这么痛苦吧?我看你还挺享受的。」小穴
隔着一层薄薄的肉膜被挤压着,肉棒每一次抽出都带出了一点菊穴里的肉,再随
着肉棒的插入被塞了回去,润滑液也随着这个空档被排了出来,顺着花瓣滴滴答
答落到了纳尔逊身下的小水塘里,动作慢慢加快,直肠已经完全习惯了肉棒的出
入,开始主动配合着肉棒的动作缩放肠壁「咿呀啊!怎么可能!享受啊!要关不
上了呀!屁,屁股要关不上了呀!不要呀!」坐起了身,他靠着床头,把纳尔逊
背对着自己,保持着插入的姿势抱到了身上,用膝盖大大分开了她的双腿,不断
淌蜜的花瓣暴露无遗,一只手勾住了纳尔逊的腰,另一只手则抚上耻丘,指尖缠
绕在红色的丛林间「呀啊!咿啊!啊~屁屁变成肉棒的形状了!嗯!好胀~嗯~
呀!呀!变成了呀!啊~呜咿!呀~」不知道如何安置双手的纳尔逊,本能地朝
后抓住了他的衣服,在小丛林里翻滚的手指已经来到了濡湿一片的花瓣,挑逗了
两下小豆豆后,一下子抠进了小穴,肉棒的进攻也没有停止,反而有愈加快速的
意思,指尖迅速找到了高点,搭配着肉棒的动作,手指也有力地搓揉起来「咿呀
啊啊啊啊啊啊!!!那边不行啊!不行啊!两边一起的话要坏掉的啊啊啊啊!呜
呜呜呜咿呜啊!」肉棒在菊穴里进出自如,每一次碰撞都是水花四溅,肉棒通过
肠壁挤压着小穴,让小穴里的精液和蜜汁一点一点被挤了出来,顺着花瓣滴在他
的肉囊上,小腹开始感觉积蓄潮水,前面和后面同时产生的便意不禁更加缩紧了
肌肉「不行啊!我!啊啊!呀!呜呜呜!额额额!要去啊!咿呀啊!呀啊!咿!
呜呀!啊啊!」胡乱摇着头,纳尔逊已经完全沉浸在快感里,颤动着身体,她被
快乐的浪潮推到了顶峰「又要去了么……让你去吧……!」
  肉棒重重顶上了顶不到头的深渊,在肠道的剧烈吮吸下喷出了滚烫的精液,
手指按下了高点,手掌则轻扫了两下突起的小豆豆「呜!咿呀啊啊啊啊啊啊——
……」直肠突然紧缩,剧烈的收缩榨取着肉棒里的每一滴精液,小穴里喷涌出大
量淫水,混合着残留的精液和上一波淫水,飙射在纳尔逊身前的床上「呼……真
爽啊……喂,怎么了纳尔逊?喂醒醒啊,真是的……」从小穴里抽出手指,他把
肉棒拔出了一片红肿的菊穴,菊花大张,一下一下的努力缩合着,乳白的精液混
着透明的润滑液和肠液一起流了出来,纳尔逊已经歪斜着头,靠在他肩膀上沉沉
地睡过去了,刚想替她换一套衣服,他却发现纳尔逊的手紧紧抓着他的衣服,怎
么也不肯松开「真的是……」
  ……
  上午的太阳照醒了昏睡的纳尔逊,坐起身体,下半身的酸胀感让她回忆起了
昨晚的疯狂,身上已经被洗的干干净净,军礼服被换成了一身睡衣,感觉左手有
什么东西,纳尔逊这才意识到自己还紧紧抓着他满是汗味的衬衫,他是选择了一
个自己看不到的时候走的,凝视着手里的衬衫,纳尔逊轻轻叹了口气「没有信用
的家伙……」
  ……
  明媚的阳光,扑扇着翅膀四处飞翔的白鸽,宽阔的草坪,洒满花瓣的红地毯,
以及教堂的钟声,纳尔逊挽着妹妹的手,和她一起走在红地毯上,穿过祝贺的人
群,她把罗德尼交给了红地毯尽头的他,看着拥吻在一起的他们,人群爆发出热
烈的欢呼,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罗德尼掷出捧花,来宾们纷纷伸出手,希望沾一
沾新娘的喜气默默别过了头,寂寞和失落横溢在纳尔逊精致的脸上,本该是属于
自己的幸福,现在正搂着自己的妹妹,恩爱有加,虽然她心里清楚,这样喜庆的
环境下再露出这种表情是非常不合适的,但是把罗德尼的手交到他手里的那一刻,
纳尔逊的心在止不住地淌血看着摆在桌子上的照片,婚礼当天的一切还清清楚楚
地印在纳尔逊脑海里,衣柜的一角,一件男式衬衫静静吊在那里「等我彻底忘掉
这段时光,我会亲手洗掉它。」纳尔逊心里是这样决定的,不过在此之前,每晚
这件衬衫上都会沾上不明液体「哈啊……哈啊……哈啊……哈啊……」轻轻喘气,
纳尔逊的手指慢慢从菊花里滑了出来,凝视着指尖晶莹的粘液,纳尔逊轻轻叹了
口气,下身持续不断的瘙痒依然每天折磨着她「把我的身体弄成这样,就一走了
之……完全没有信用可言……」
  「要我负责?」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随之而来的是一根滚烫的硕物
「你?!」惊讶和愤怒一起袭上了纳尔逊的心,魂牵梦绕的人出现在眼前并没有
让她有一丝喜悦,她愤怒地揪住了他的衣领「喂!不是说好了最后一次私下见面
了吗!你把罗德尼放在什么地方啊!你不打算对罗德尼负责吗!」左眼怒视着他,
纳尔逊的双手微微发抖「冷静点冷静点,」握住了纳尔逊的手,他慢慢开了口
「我把罗德尼照顾得很好,她现在已经睡下了,现在每天罗德尼过的都很开心啊,
是时候考虑考虑你自己了吧?」
  「那……」
  「而且啊,作为纳尔逊和指挥官的见面上一次确实是最后一次,不过嘛……」
吻住了纳尔逊,他松开了她的手,轻轻抱住了纳尔逊「今后请多指教了,姐姐大
人。」
  ……
  「罗德尼,你听我说。」
  「我知道的哦,声望前辈。」放下了手里的红茶杯,罗德尼吹着温暖的海风,
又在红茶里加了一块方糖「他那天晚上选了我之后去了哪里,我知道的哦。」小
勺搅动着茶液,方糖渐渐溶解在了淡红色的茶水里,放下了勺子,罗德尼又拿起
了杯子「那这样没关系吗?是不是说说清楚比较好?」声望担忧地看着她,那天
晚上在门缝里的所见,让声望在婚礼上笑得并不是很自然「这样就好,」呡了一
口茶,罗德尼浅浅的笑了出来,端着杯子的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在阳光下闪着光
「对我来说,对姐姐来说,对他来说,这样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