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苍先生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淫荡人妻 > 【药不能停】(01~02)

【药不能停】(01~02)


                (一)
  林风是一个没有什么远大梦想的人,今年17岁,来自一个小县城,县城不
大,美女却也不少,在当地远近一直流传着的美女地域排行榜中,林风所在的这
个县城就排在第二位。
  这里山清水秀,人傑地灵,大约是因了深厚的文化积淀使然,让这儿的姑娘
们都得天独厚地受到不同程度的薰陶,加之此处山清水秀,气候温和而如出水芙
蓉,天然美丽吧。
  林风就生长在这样的环境里,是县城边上一个小镇上华侨中学的高2学生。
  这是一所二级达标中学,在当地算是比较好的学校了,仅次於一中了,当地
人习惯称为侨中。
  林风父母都在外省务工,还有个哥哥在省城读书。林风从小学4年级开始就
一个人住在家里,那时候哥哥在初中寄宿,后来上了侨中初中部,就开始了寄宿
生涯,在侨中一呆就是5年。父亲会准时在每个月1号把钱打到林风的卡上,每
个月100元,在90年代中末期,也只够林风勉强温饱了。
  从小一个人的生活养成了林风胆大心细的一面,17岁,身高164,还在
长个子中,其貌不扬,带着眼镜,属於其貌不扬的那种人。最远大的梦想就是找
到一个心爱的姑娘,这个姑娘他觉得应该就是他的后桌甄翩翩。
  林风这辈子到现在喜欢过3个女孩子。第1个是小学和中学的校花、同村同
宗的林颖雅,从小学一直到高中,一直是林风心中的女神。
  第2个是林风隔壁家的洛霖,邻家姐姐,林风小时候就是她的跟屁虫。小时
候没觉得怎么样,一晃长大了,某一天早上林风突然发现这个小姐姐站在身边,
葳蕤自生光,出落得那玲珑模样,像从画中走出来,真得是女大十八变,突如一
夜全长开了。那一天,林风觉得,如果能从此和霖姐在一起,那也是此生无憾了。
  第3个是高一开学那天就让林风神魂颠倒的甄翩翩了。如果说林颖雅淡而长
远、香而婉约、洁而清纯的美,那么甄翩翩就是火辣。
  喜欢归喜欢,但是林风从来没有表白过,他知道不说还有个念想,一说就完
蛋了。从小学4年级开始,林风的性意识开始觉醒,对异性的身体开始感兴趣,
然后发现了自己超高的性欲望,从小学4年级10岁开始,基本每天撸一管,多
的时候还是四五管,有时候是撸完了一管接一管。直到现在已经有7年的撸管生
涯了,怎么也戒不掉。
  这一天,林风觉得自己的左边眼睛有点发痒,用手搓了一上午了越搓越难受,
中午回宿舍的时候找出镜子一照,发现整个左眼都红了,异物感强烈。刚好死党
蚊子有瓶眼药水,拿过来滴了两下,感觉好受了一些。但是到了晚上,眼睛的异
物感更强烈了,都有点睁不开的感觉了,这时候林风才有点着急了,跑到校外的
小诊所。
  一个40来岁的无良赤脚医生随意看了两眼,就很直接地下结论说是发炎了,
给开了一瓶眼药水,完了还郑重地叮嘱说不要用手去搓了。
  林风弱弱地说:「眼药水不管用啊,中午就是滴的眼药水。」
  赤脚医生赶紧打断:「你滴的那是普通的,我这个是专治炎症的,不一样的。」
  末了盯着林风看了好一会儿,又说道:「我这还有一种特效药,但是吃了会
有点点瞌睡,你要不要。」
  林风一听有特效药,赶忙点头,后面的都没听清,只顾着问贵不贵。还好药
不贵,也就3块钱一包,6包2天的量就够了。林风寻思着18元有点肉疼,但
是眼睛更疼啊,也就同意了。结果那无良赤脚医生转身就爬到阁楼上拿药,让林
风都有点怀疑这药是不是有问题,不然怎么不摆在柜台上。
  等了小二十分钟,药终於拿下来了,那赤脚医生又特意叮嘱了下:「要是反
应强烈,早上就不要吃了,睡觉前再吃,还有不要吃辣不要喝酒,小心不要碰另
外一只眼睛,免得交叉感染。」搞得之前没听清楚的林风愣了下,反问道:「为
什么早上不要吃?」
  赤脚医生:「吃了会有点想睡觉,不够还好,就一点点。」
  林风心想,就一点点又没事,反正我每天上课都想睡觉,也不差这一点。结
果回去吃完药,林风躺在床上忍不住心里直骂:这哪里是一点点瞌睡啊,这简直
是非常非常瞌睡……还没骂完,林风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神清气爽地起床后,林风一看眼睛还是红的,但是有好转的趋势
了,再一看桌上的小药包,林风顿时想起昨天晚上吃药后头晕脑沉的状况,林风
又是火冒三丈,明明那么瞌睡,比安眠药还管用,还骗我说只有一点点。
  气完后林风开始纠结早上吃不吃药,犹豫了半天,想起早上又班主任小灭绝
的课,终於放弃吃药了。
  林风的班主任是个刚毕业的年轻小姑娘,一毕业带的第一个班级就是林风所
在的高一8班,现在是高二8班,教数学,平时老闆着个脸,对男生不假颜色,
严厉的要死,被林风他们叫做小灭绝。
  好不容易熬完早上的课,中午午睡前,林风又吃了一包那瞌睡的小药丸,一
包3小颗,吃完后,林风算了下时间,5分钟不到,就开始眼皮打架,脑袋开始
发懵,10分钟不到就困的不行了,林风心里想着药效好像有点减弱啊,就睡着
了。
  林风做了个梦,梦到高翩翩吃了自己的药后,睡倒在自己的怀里,林风那个
乐啊,刚剥了外衣,正要解罩罩时,突然被一巴掌拍醒了。
  林风气急败坏地努力想睁开眼睛想看看是哪个不开眼的,就听到蚊子的大嗓
门传来:「疯子(林风外号)快点,快迟到了。」
  林风还有点脑袋发懵,看了下时间,快2点了,这药效真的够猛的。
  一下午脑袋都是懵懵的,课间时连后座的女神甄翩翩关心的问林风眼睛好了
没,林风都没什么精力好好回答,要是换做平时,林风肯定是兴高采烈地逮着女
神聊到上课铃响起。但是看着甄翩翩那张美艳不可方物的小脸,林风那迷迷糊糊
的脑袋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了中午的美梦:要是把药给甄翩翩吃了,那不就爽大
发了。
  林风一下午都没心思听课了,到晚上睡觉前,都在想着这件事:怎么把药给
甄翩翩吃了?怎么保证时间刚刚好?怎么找到两个人独处的时间?如何善后?
  想了半天都没有一个好办法,林风的思绪反而转到了其它方面去了:嗯……
  到时候这脸要好好亲个够,太他妈漂亮了……还有这胸,看上去蛮大的,也
要重点照顾……还有这屁股,好翘哦……最重要的是这腿,比龙虎豹上的还漂亮,
还修长,还光滑,手感应该不错,一直要好好亲个够,可以玩一个晚上了。
  作为一个典型的美腿控,林风对甄翩翩的那双美腿简直毫无抵抗力,第一眼
看到就沉迷进去了。高翘的臀部下是细长的美腿,紧致而没有一丁点赘肉,这点
从甄翩翩偶尔穿着裙子走路时就能看的出来,那大腿肉没有一颤一颤的赘肉感,
而是夺人眼球的芊芊白皙。
  甄翩翩比林风高那么一点点,差不多有165的身高,17岁的年级这个身
高,在南方的这个小县城还算高挑了,这么高的海拔就靠那双修长无敌的美腿撑
起来了。
  高二不像高三那么苦逼,连个周末也没有,林风现在每周也能勉强混个双休
日,只要没有那个老师不开眼的突然要求补课。一般周六就不用上课,周日晚上
要回学校上上自习,这个是跑不掉的。
  今天刚好就是周五,放学时,甄翩翩和同桌王桑榆在商量回家的事情,她们
俩是同村的。林风竖起耳朵听到甄翩翩说这周就不回家了,她爸妈去隔壁县的外
婆家要下个礼拜才回来,王桑榆说自己也不回去……
  林风感觉自己的机会来了,只是多了个王桑榆,大不了将这小妮子也药倒,
这小妮子也长的不错,挺清秀的。在班级美女排行榜中,也能排到前5吧。第1
肯定是甄翩翩,第2是林颖雅,第3是傅婷婷,这是公认的前3,至於后面的排
名就有争论了,各有各的排法,只是无论怎么排,王桑榆这小妮子也总能排到前
8以上,要知道班上有32个女生的,一半左右按现在的标准能打到6分以上。
  要是王桑榆能把脸上那点点的小雀斑消掉,排名还能再靠前,也不会有什么
争论了。
  晚上的时候整个宿舍就剩林风一个人了,其他人都回家了,林风感觉条件越
来越成熟了,就算一个晚上不在宿舍也没有人会怀疑了。这个时候林风开始坐立
不安了,焦急上火了,能不急嘛,事到临头了,怎么下药林风还没想到。
  到了晚上9点多,林风实在是呆不下去了,准备到楼下小卖部买瓶百事灌一
灌冷静一下,到小卖部的时候,刚好看到王桑榆提着热水壶下来打热水,打热水
的人有点多,有2个人在那边排队,王桑榆将热水壶放在打水处边上,刚好在两
面墙的对角处,人反身向小卖部走来。
  林风脑袋猛地一炸,机会来了,顾不上正喝了一半的可乐,林风马上向楼上
宿舍跑,一边跑一边狂喜地祈祷着,但愿来得及。一阵风跑到宿舍,把剩下的3
包药都拿出来,胡乱地从墙边找了个啤酒瓶,用力碾碎了,不放心地又抓紧用力
碾了几次,大部分都碾成了药粉,快速包好,提上自己的热水壶一阵风地又往楼
下狂奔。
  跑到楼下,还好王桑榆还在小卖部里面选着晚上的夜宵,林风变跑为快走,
努力地压下急促的喘息,走到打水处,林风将自己的热水壶放在王桑榆热水壶的
边上,用身上挡住其他人的视线,快速地掏出纸包,打开王桑榆的热水壶,把药
粉全部倒进去,一边倒一边提醒自己稳住稳住别撒了,可手还是有点抑制不住地
发抖。
  做完这一切的林风慢慢地走到边上食堂的餐桌座椅上,无力的做了下来,强
撑着看着王桑榆买完东西、接完热水,从自己跟前走了过去。两人还打了个招呼,
但林风估计自己当地强挤出的笑脸估计吓着人家了。
  直到王桑榆走了,林风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后背全湿了,手脚也严重的脱
力了,整个人就像失了魂似的,但是这个时候林风却不可抑制地兴奋起来。成功
一半了,接下来,就只能祈祷这两个小妮子死命喝,最好全部喝光。唉,可惜自
己就剩3包了,也不知道药效够不够,早知道自己当初多买几包了。
  一直熬到晚上12点多,整个楼层静悄悄的,也没剩下几个人了,林风终於
是耐不住了,关上宿舍门,直接往四楼女生宿舍跑摸去。这栋楼1楼是食堂,2-
3楼是男生宿舍,4-5楼是女生宿舍。
  林风宿舍在3楼,楼上正对着的就是自己班级的女生宿舍。林风轻手轻脚地
走过三楼转角处的舍管员宿舍,小心地打开3楼到4楼间的铁门(周末一般不上
锁),终於来到了四楼的自己班级的女生宿舍前,边上左右两间外面是上锁的,
看来都回家了,轻轻一推中间这间,里面上了锁,怎么办?
  林风再一推边上的窗户,还好,没上锁,顺利地从窗户翻身进入宿舍内,再
把窗户重新锁上,林风打量起传说已久的女生宿舍来,佈局和自己宿舍一样,4
张上下高低铁床一共八个床位,每个床位都挂着蚊帐,整个宿舍里弥漫地淡淡的
清香。
  林风扫视了一圈,愣了一下,有7个蚊帐是收起来的,只有靠里面左手边下
面的床位蚊帐是放下的。怎么回事?不是甄翩翩和王桑榆都不回家的吗?
                (二)
  林风轻手轻脚的往那个床位走去,走到一半,想到了什么,又停了下来,回
头又在屋里找了起来。
  终於在靠窗的墙角找到了王桑榆的那个热水壶,提起来晃了晃,还有1半左
右,林风的心又悬了起来。再次往那个床位走去,林风轻轻地掀起蚊帐,借着一
点点的月光仔细一看,甄翩翩和王桑榆两个小妮子正穿着薄薄的睡衣安静的睡在
一起。
  这下搞大了,真的是惊喜连连啊。对了先试试睡死没。
  林风轻轻抓起睡在外面的王桑榆的粉嫩小手,轻轻推了推里面的甄翩翩的脸,
没反应,再用力一点,也没有反应,看着甄翩翩脸都被王桑榆的手挤变形了,林
风觉得好玩,也抓起甄翩翩的小手区拍王桑榆的脸,把两个美女的脸蛋都弄的有
点红粉粉的这才作罢,也确认了两人都睡死了。
  林风向床里面爬去,慢慢的移到甄翩翩的上面,用两只手撑着,不让自己压
到甄翩翩,仔细地盯着甄翩翩那精緻美艳的脸庞,闻着身下女神散发出的淡淡清
香,林风就这样迷醉了,过了良久,才回过神来,跪俯着慢慢点一点点一点点地
压在女神的身上,先是接触到那紧致的大腿,然后是足足有C罩的两个柔软,最
后把自己的嘴唇对着女神的嘴唇亲吻下去。看着甄翩翩一点反应也没有,林风放
心地一点点地感受身下的温滑细嫩,从嘴唇上传来的酥麻感让林风终身难忘。我
的女神甄翩翩,我终於亲到你了。
  林风急促地伸出舌头,舔着甄翩翩的嘴唇,学着在看过的香港三级片中的动
作,用自己的嘴唇包着甄翩翩的上下两片小嘴唇,慢慢地吸着,一点点滴探索着
女神的滋味,用舌尖用力地顶开女神紧闭的嘴唇,触到了两排牙齿,尽量把舌头
伸进去,顶不开牙齿,就在女神半开的嘴唇缝隙里来回侵略扫动,舔变了每一颗
牙齿,每一个缝隙。
  良久唇分,林风发觉嘴唇都有点发麻了,再看甄翩翩,两片小嘴唇红艳艳的
更是动人心魄。这时小小的冷静下来,林风才发现王桑榆都被自己挤得快掉到床
下了。连忙下到床来,小心地把王桑榆抱起来放到对面床铺上。这妮子比甄翩翩
矮一点点,感觉只有80斤出头,轻盈地林风不废什么劲就轻松抱起了。
  放下王桑榆,林风又回到甄翩翩床上,用手轻轻抚摸着女神精緻的小脸,感
受那份惊人的香嫩细滑,慢慢地把手滑到女神胸前的丰满,没有乳罩的碍事,隔
着一层薄薄的棉质睡衣,能感受到一对骄傲挺拔的嫩乳就在睡衣里面随着手指颤
动。
  林风把玩了一会后,将睡衣撩了起来,用手撑着女神的后背,慢慢地把睡衣
从女神的后背撩到脖子下面,不敢全部脱下,怕等下穿不上来,就这样女神两个
白嫩挺翘散发着淡淡奶香的东西半球彻底暴露出来。此情此景,按耐不住的林风
乾脆慢慢地把女神的睡裤和内裤也脱下。
  在淡淡的月光下,甄翩翩静静地躺在床上,白嫩婀娜的胴体暴露在林风的眼
前,乌黑的长发胡乱地散落着,雪藕一般脖子上堆卷着粉色的棉质睡衣,粉嫩的
小乳头害羞滴躲在内陷的小小乳晕中,细细的腰身和没有一丝赘肉的肚子共同组
合成诱人的弧线,两条修长玉润的美腿微微向两边叉开着,顶端迷人的三角地带
顽皮地生长着几根弯曲的幼毛,下麵粉嫩的地带两片薄薄的娇嫩紧紧当地守护着
主人17年的贞洁。
  林风再也忍耐不住,右手握住一个半球,左手撑在床上,俯下身子,伸出舌
头慢慢地引诱着害羞的乳头,几经努力,终於把小乳头勾引出来,羞答答地挺立
在林风的舌尖下,右手也毫不费力地揉捏着那一手也无法掌控的柔软和弹性,嘴
和手轮着交替验证着甄翩翩两个东西半球,直到甄翩翩发出一声迷糊的呻吟,林
风才惊醒过来。
  伴随着那声微弱的呻吟,甄翩翩的大腿动了一下,又没有动静了,林风小心
地推了一下甄翩翩,确认甄翩翩还是熟睡状态后,才放下心来。
  受了这小小惊吓了林风决定加快速度,快速地把自己全身的衣服脱光,林风
慢慢地掰开甄翩翩两条细嫩的长腿,那个迷人的娇嫩地带彻底暴露出来,稀疏的
几根阴毛下,整个阴部肥嫩饱满,鼓鼓地包住耻骨,即使两腿已经分开,一条粉
红的肉缝紧紧地闭合着,守护着那份神秘感。林风不知道这就是上品的馒头穴。
  甄翩翩两片粉嫩在林风的手上慢慢分开,露出里面的隐秘部分,17年来第
一次被人如此仔细地注视着。林风把右手中指慢慢地伸进去,有点湿湿的水汽,
很紧,肉感十足,用手指在里面转了一圈,感受到阴道口层层的皱褶紧紧地夹着
手指,随着手指的动作越来越多,慢慢的湿润感越来越强,开始有了水慢慢地往
外冒。
  林风这时候突然想起了之前看过的一部三级片,感觉把手指伸出来,把头低
下去凑到下面,用鼻子吸了一口气,一股淡淡的腥味混合着女体的芳香传入,一
开始有点怪怪的味道,但是越闻却越好闻,林风忍不住伸出舌头舔向那条神秘的
肉缝,舌头顺着湿湿的肉缝舔了进去,一手撑着身体,一手伸了上去抓住一个滑
腻的乳球死命的揉捏起来,舌尖拼命地滑过娇嫩的阴唇,用力地将自己的嘴唇印
在甄翩翩的阴唇上,畅快地吸允着女神身体最隐秘最敏感的地方,感受那一种湿
漉漉又滑嫩嫩的极致,那是有点腥又有点甜又有点鹹又有点沐浴乳的芳香的混合
味道。
  陷入疯狂的林风没有感受到甄翩翩身体开始有点慢慢的颤动,也没看到女神
的脸上开始有了淡淡的春意,显得格外的娇媚。
  随着舌尖一次次滑过阴腔内的嫩肉,随着嘴唇一次次地吸允着两片粉嫩的阴
唇,特别是舌尖偶尔舔到那小小凸起的肉粒,还有手上用力的揉捏,甄翩翩偶尔
也会发出一两声无意识的娇吟,慢慢地下体开始流出潺潺淫液,晶莹剔透,甜腻
爽口,一点点被林风吸到嘴里咽了下去,渐渐地水流越来越多,开始有点氾滥,
林风的鼻子都不小心被呛了一下,只好念念不舍地抬起头来,只见甄翩翩的下体
湿滑地一塌糊涂,两片阴唇湿漉漉地散发地诱人的光泽,失去了舌头捣乱的阴唇
又慢慢地合成了一条缝。
  林风用手捋了几下自己发硬的有地生疼的阴茎,整个人跪着将肉棒顶在甄翩
翩的阴唇口上,试着用力了几下,都使不上劲,灵机一动将甄翩翩的两条粉嫩的
玉腿曲了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下身一用力,硬邦邦的肉棒直挺挺地戳在甄翩翩
粉嫩滑腻的肉缝上,两只手配合在左右扒开两片小阴唇,露出里面潮湿的嫩洞,
粗大的龟头顺势挤了进去,很紧,非常的紧,紧窄的腔道口和有力的括约肌紧紧
地夹迫着龟头,林风一手握住发硬得爆青筋的肉棒,一手扶着甄翩翩滑腻的大腿,
腰部一用力,整个龟头更加深入地顶了进去,碰触到了一层肉壁,林风用手擦拭
了下额头的汗水,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再次用力地顶进去,随着甄翩翩的一声闷
哼,肉棒顺利地破开了处女壁,顶到了女神的最深处,看着阴唇口溢出的象徵地
贞洁的暗红色,林风赶紧从边上扯过一件自己的上衣,快速地点在甄翩翩的屁股
下面,还好时间来得及,没有滴到床上去。
  林风整个人慢慢地压在甄翩翩身上,感受着胸前那份坚挺的柔软,看着甄翩
翩那迷人的精緻嫩脸蒙上了一层粉红的春意,虽然眼睛是闭着的,但是整张脸还
是散发着动人心魄的美,林风俯下头慢慢地亲吻着女神的耳朵、额头、眼睛、鼻
子还有那最迷人的小嘴,下面被夹得有点发疼的肉棒也开始按耐不住的蠢蠢欲动,
慢慢地一点点往外抽,再一点点地挤进去,感觉那又紧又嫩又软又暖的肉壁将整
根肉棒紧紧地包裹着,里面的皱褶一圈圈地延伸到阴道伸出,每次插进去,龟头
摩擦着一层层皱褶上的肉芽,那舒爽的感觉只让林风都快要飞了起来,随着林风
越来越自如地抽插,慢慢地甄翩翩下体也开始分泌更多的淫水出来,让林风的抽
插更加的顺畅,而这时林风也开始更加地用力,每次都是猛烈地抽出再插进去,
一次次地撞击着,下面开始发出悦耳的摩擦水声,粉色的红晕从甄翩翩的脸颊开
始蔓延开来,逐渐佈满了全身,绝美的脸庞更是越发的娇艳,迷人的小嘴开始发
出断断续续的娇吟,偶尔林风插的过猛,嘴也会随之张开发出一声应景的喘息,
林风也就此抓住机会将舌头伸进女神的香嘴内,用力地在里面吸允着,挑弄着女
神的香舌,也把口水送进了女神的嘴里。
  抽插了5分钟左右,林风受不了甄翩翩下体那份惊人的紧致,好几次都险些
失守喷泄而出,实在是忍受不住了,林风以惊人的意志力把肉棒抽出来,深呼吸
了几次,平息下来,马上又翻身上马,这次很顺利地插了进去,一进去就快速地
猛干起来,一句话,现在是奔着高潮去的,只是可怜了甄翩翩,刚刚开苞就被这
么狠心的爆操了一通,还是再不清醒的状态下,只是随着身体的本能咿呀咿呀哟
地伴起悦耳地奏来。
  这样不管不顾自暴自弃地狂风骤雨搬的猛操了2分钟不到,林风就彻底交货
了,人生中第一次把自己的亿万子孙送到它们真正该去的地方。发泄完的林风气
喘不止地趴在甄翩翩身上,任由自己的精液顺着肉棒变小的缝隙慢慢地流了出来。
  直到这个时候林风才想起来自己一不小心射了进去了。
  这下完蛋了,林风懊恼地拍了自己一巴掌,从甄翩翩身上趴了起来。少年心
性,看着甄翩翩迷人的胴体,林风一转眼就又把这个事情抛到了脑后。
  玩了这么久,反而忘记了这最让自己心痒痒的美腿,真是不应该,看来都是
被刚才那惊吓的。还好亡羊补牢却也为时未晚,林风拿起垫在甄翩翩屁股下麵的
上衣,仔细地擦拭着甄翩翩下体的混杂着精液饮水的液体,查完后把自己的内裤
再次垫在甄翩翩屁股下面。然后慢慢捧起甄翩翩的一条美腿,慢慢地抚摸着,慢
慢地从脚丫处开始啃舔起来。
  甄翩翩的秀美的玉足像冰雕雪砌一般晶莹剔透,散发着淡淡的芳香,林风一
根脚趾一根脚趾地舔弄着,不一会儿,五个脚趾就都佈满了口水,林风张开嘴帮
五个脚趾全部含在嘴里,把甄翩翩的整个美足含在嘴里来抽吸允,来回抽送着,
慢慢地口水沿着脚掌处往下滑,顺着小腿处滑到大腿处,最后彙聚在甄翩翩的臀
部消失在床单上。
  玩弄了一会后慢慢地战场从脚趾转移到脚心处,林风用舌尖细细地感受着,
可惜甄翩翩受不了这种挑逗,整个脚不受控制地扯动着,林风担心弄醒她只好不
舍地放弃了脚心,向上舔到肉感紧致光滑的小腿,再从大腿到舔到肚子,然后到
胸再到脖子,接着到手臂,然后还大胆地把甄翩翩翻了个侧身,顺势把整个后背
和臀部也天了个遍,耗费了半个消失左右,终於完成了把女神全身舔了个遍的壮
举。
  而这个时候,林风的肉棒又再次坚硬地挺立着,等待着再次征伐。林风帮甄
翩翩再次摆成正躺着,将自己的龟头在甄翩翩滑腻的阴唇口上下来回磨蹭着,几
个回合后借由着刚才淫液,很顺利地再次挥船入港,这一次是真正的水花四溢,
虽然已经很顺滑啊,但是那份紧致感还是非常的强烈,肉棒插入时如同在一圈一
圈的肉环里滑动,异常的刺激,林风也由此体会到一种平时体验不到的绝顶快感。
  林风两只手各自握着一个白嫩的半球,双手搓捏着弹性十足的乳房和坚挺的
小乳头,每次用力揉捏,那份滑腻就像要从手中溢出一样,林风两只手不停地揉
着,让两个乳房在手中变幻着各种形状,下体配合着节奏用力地抽插着,每抽插
一下都会有潺潺的淫液流出,依然陷入昏睡中的甄翩翩浑然不知自己那被淫液蜜
汁弄得湿滑无比的阴户,正舒畅无比地将身上男人硕大的肉棒一次次地吞入吐出。
  随着动作越来越快,林风再次抓住机会堵住甄翩翩迷人的娇喘,用舌尖探索
着甄翩翩的香舌,舔弄着她的舌尖,张大嘴包裹着她的柔唇用力地吸允着,下麵
的动作也丝毫不停地挥入挥出,甄翩翩身体的反应也越来越大,小嘴被封堵着,
开始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声的嘤咛。
  还好已经是今晚也是人生的第二战了,林风的感觉不像初次强烈和难以控制,
随着一次次的抽插,大量的淫水填满了所有的缝隙,阴道内壁上无数的细嫩的皱
褶,像一张张小嘴似的舔舐着吸吮着硕大的龟头和坚硬肉棒的表皮,甄翩翩的身
体也越来越敏感,两退之间在那种坚硬和火热的刺激之下,已经变得水一股一股
抑制不住的冒了出来,淫水打湿了花瓣,被悍然入侵的肉棒不断地侵入、外翻,
於是更大量的淫水喷涌而出,混合着撞击声交织成一曲淫糜的乐章。
  随着抽插的时间越来越长,林风只觉的原本紧裹着肉棒的柔嫩一会收缩一会
伸展,一会又是更加有力的收缩,如此反复,就像是戳在灵魂深处的颤动,随着
自己长枪的快速突刺,林风感觉到甄翩翩的阴壁猛地一阵快速的收缩,甄翩翩的
娇吟也越发的急促,随后子宫深处喷出道道阴精,一下、两下激射在林风的龟头
之上,林风急忙停止抽送,深深地堵在子宫口出,良久子宫深处的喷涌才停止,
甄翩翩也再次地安静了下来。
  林风好奇地拔出肉棒,噗地一声,一大股淫水失去堵塞后喷涌而出,顺着臀
壁流到林风垫着的内裤上,不一会儿就连床单也浸湿了一片,还不断地有细流沿
敞开的阴唇滴下,两片阴唇在淫糜的湿漉中,显得有点红肿,林风用手轻轻一摸,
阴唇有点发烫,看来真的是肿了。
  还继续吗,林风陷入了犹豫中。真把甄翩翩操肿了,第二天她发现了怎么办,
可是不搞又不甘心,毕竟机会难得。突然,林风想到,不是还有一个小美女在边
上吗,差点把王桑榆给忘了。
              (未完待续)